<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猜你喜歡>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河南獲嘉:武王盟誓壇 姜尚封神地

          2018-01-12 09:47 | 河南日報

          核心提示:獲嘉縣有同盟山;有武王廟。論其形貌,這一“山”一“廟”,全不出彩,卻被河南省社科院歷史專家馬世之稱為“王侯第一壇”“西周第一廟”。

          武王廟大殿

          武王廟內唐柏

          同盟山山門 繪圖/王偉賓

          中原小縣獲嘉,有“山”數米高,名同盟山;有廟只三進,名武王廟。中原名山大廟眾多,論其形貌,這一“山”一“廟”,全不出彩,卻被河南省社科院歷史專家馬世之稱為“王侯第一壇”“西周第一廟”。

          回到三千余年前的商末,公元前1046年初春,周武王姬發率諸侯軍牧野一戰定乾坤,狂飆起而商朝滅。而后世代綿延,繁榮發展,周朝八百年天下就此啟幕。

          牧野大戰前,武王和八百諸侯結盟伐紂,堆土成盟誓臺,后世稱為“同盟山”。在“同盟山”上,武王做了一次著名的戰前總動員——《牧誓》。

          牧野一戰,慘烈無比。戰后,武王與姜尚(姜子牙)對生者劃地封侯,對(雙方)逝者中的72位重要人物,壘冢祭祀,安位封神。周代商之后,同盟山始建武王廟,從此香火不絕。

          戰后,周武王與姜尚聯手“封神祭祀”,這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創舉。獲嘉,成為中國封神文化“策源地”,中國“百神之鄉”。不以“山水見長”的獲嘉,因“封神”名世。當代民間傳說,每年臘月二十三,諸神回來述職。到了年三十晚上,獲嘉天上,黑壓壓的都是神。

          明代許仲琳據此演繹成神話小說《封神演義》,他借助明清最通俗、最具傳播力的方式,使得老百姓無人不知姜子牙、周武王,無人不曉紂王、妲己······

          從通俗文學回到歷史文化的范疇,“現在獲嘉境內,除同盟山、武王廟等遺存外,還有照鏡、馬廠、彰儀、東倉、西倉、大洛紂、小洛紂、文王冢、呂尚冢、妲己冢、紂王嬖妾冢等遺存。這些商周文化古跡,實為周武王伐紂克商之歷史印痕。”馬世之著文分析。

          讓我們一起回到那個王朝更替的歷史時刻,回到征馬蕭蕭,戰車轔轔,飛矢流鏑,劍戟鳴吟的牧野戰場,回到莊肅凝重的封神場景吧!

          “八百諸侯”堆土成山

          同盟山位于獲嘉縣城東北2.5公里處,是一處龍山和商周文化遺址,高六七米,面積約3.75萬平方米,文化層厚約6米,發現有灰坑、墓葬、紅燒土及大量陶片與石器等遺物。現為河南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獲嘉縣文化館館長韓志強介紹,同盟山原是一個黃土堆,俗名叫“疙瘩山”。當年四周一馬平川,周武王部隊在此地安營扎寨。又有蜀、微、鄘、盧、濮、彭、姜等許多小部落首領,帶部隊加入伐紂大軍,史稱“八百諸侯伐紂”。

          “眾諸侯為表伐紂決心,各帶將士,每人捧一捧土,堆積夯筑成盟誓臺,命名為同盟山。”獲嘉縣文化館退休專家劉錫元說。武王盟誓,歷代文獻多有記述。唐代《元和郡縣圖志》記載:“同盟山,在縣東北五里,武王伐紂,與諸侯同盟于此山。”明末清初大儒顧炎武在《天下郡國利病書》中說:“武王伐紂,盟于獲嘉。”

          今同盟山上尚存武王廟,山前及山之左右,尚存姜太公校閱臺、諸侯演武場、諸侯井、飲馬池等古跡遺址。

          2017年歲末,筆者來到同盟山。登臺階步入武王廟。它坐北朝南,有三進五院,以山門、二門、大殿、配殿為中軸線,主要建筑有四十余間,皆明清風格。“據廟內碑刻記載,廟始創于周代,元代毀于兵燹,重建于明洪武初。民國時,多處建筑被破壞。新中國成立后,又重新修繕。”韓志強說。

          山門面闊三間,綠琉璃瓦覆頂。進二門,是武王大殿,為單檐歇山頂,臺基為須彌座式。建筑是明代風格。殿內,周武王端坐正中。院內有明清碑刻十余通,大殿前有唐槐一株,傳說是武則天隨唐高宗去泰山封禪,途經獲嘉,拜謁同盟山時親手所植。白居易曾為它題詩:“吊民伐罪事已空,落日荒臺動秋風。八百諸侯今安在?獨留喬木恨未窮。”武王大殿前有拜殿,為當年諸侯覲見武王跪拜場所,歷代有修繕。武王大殿后,有文王太公殿,殿內供奉周文王、姜太公、周公旦、伯邑考等西周先賢。武王大殿兩側,有武臣殿、文臣殿,供奉老百姓喜聞樂見的諸位神祗。有趣的是,文臣殿供奉著三個文曲星——散宜生、文昌公、畢公。“分管學業各階段,這是別處沒有的。”韓志強說。

          同盟山,“王侯第一壇”;武王廟,“西周第一廟”。這一山一廟,歷代祭拜者甚多。在武則天之前,還有個大名鼎鼎的祭拜者李世民。“武王廟山門外,原有一口大鐘,相傳是秦王李世民派人鑄造的。今已不存。”《獲嘉記憶》主編趙海峰說。同盟山作為獲嘉縣的文化地標,歷代多有歌詠。明人王翤美寫詩:“誓師盟會幾千年,修武遺名此尚傳。漂杵不聞商紂跡,倒戈猶記武王賢。邙山古道生衰草,孟渚長堤鎖暮煙。惆悵古今渾一夢,空留荒冢夕陽邊。”清人鄭箋做《同盟夕照賦》:“……

          華蓋初臨,盟書誓畢。東瞻牧野,統萬姓而歸心,西望盟津,想六軍之駐蹕。”

          一場改變歷史的戰役

          牧野之戰,對壘者,是周武王和商紂王。

          商紂王是商王朝最后一個統治者,名子辛,又稱“帝辛”,“紂王”不是正式帝號,是后人加在他頭上的“惡謚”,意思是“殘義損善”。后人普遍認為紂王是暴君。其實從已知史料看,紂王也有雄才大略。司馬遷在《史記·殷本紀》中稱紂王天資聰穎,有口才,行動迅速,接受能力很強,氣力過人,能徒手與猛獸格斗。但他又拒諫、嗜酒、放蕩,寵愛妲己,“酒池肉林”,荒淫無度,加重賦稅,還發明“炮烙”之刑,殘殺大臣。這些,司馬遷也都講了。紂王登基后有政績,郭沫若認為他平定東夷,開拓淮河和長江流域,對古代中國疆域開拓有貢獻。另一方面,他壞事沒少干。雖然歷代都有史學家質疑周人有意“妖魔化”帝辛,比如古史辨學派創始人顧頡剛認為,紂王惡行隨時代推移逐漸增加,時代愈晚,其罪越多也越不可信。但在“完美人設”的周武王對比下,更多的史學家認為,紂王罪狀確有其事,暴君形象無可辯駁。

          周武王,西周創建者,姓姬名發,謚號武王。他繼承父親姬昌(周文王)遺志,推翻了商朝,建立西周。他表現出卓越的軍事、政治才能,成為中國歷史上一代明君。姬發為一統天下,韜光養晦,勵精圖治,國力、軍力強盛一時。紂王覺察到周的威脅,決定對周用兵。計劃中的軍事行動,因東夷族反叛中止。紂王傾全力攻東夷,西線兵力極為空虛。對于武王來講,千載難逢的戰機到了。周武王揮師東征,他帶戎車三百乘,虎賁(先鋒部隊)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又聯合了西南方各族武裝(八百諸侯),長驅直入,于公元前1046年二月甲子日黎明,直達朝歌城外七十里的牧野。據說商紂王發兵七十萬抵抗。馬世之認為數字存疑,當時殷商總人口不會過百萬,哪能發兵七十萬?但紂王兵力遠超武王,是沒有問題的。武王伐紂途經寧(獲嘉古稱),在此勒兵修武,并改寧為修武。文獻記載,西周修武故城,在今獲嘉縣北。“相傳周武王伐紂過寧期間,與諸侯在同盟山盟誓,做戰前動員準備工作。”馬世之說。這個“戰前總動員”,就是《尚書·牧誓》,主要有兩方面內容:一是歷數紂王罪狀,指責其聽信婦人,不祭祀祖先,不信任親族,對四方罪人逃犯信任、提拔、任用,讓他們當官虐待老百姓。二是鼓勵大軍士氣,周武王說:“努力吧,將士們!你們要威武雄壯,像虎、豹、熊、羆一樣勇猛,在商都郊外大戰一場。”誓畢,周軍先由姜尚帶數百精兵挑戰,武王帶主力跟進沖殺,打亂對方陣型。紂王雖有大軍,但多是從東夷擄掠來的奴隸和敗軍囚徒,他們紛紛倒戈,甚至給對方帶路。紂王大軍,一擊即潰。紂王快馬加鞭,逃離戰場,返回朝歌,在鹿臺上自焚而亡。

          中國歷史上一場決定著改朝換代的戰役,僅打了一天,“其亡也忽焉”。

          現在的同盟山武王廟臺階前左側,立有一通六棱石碑,上刻《牧誓》全文及譯文,為近年所立。《牧誓》,這個發生在獲嘉的戰前總動員,對牧野之戰聯軍的勝利,有重要作用。中國軍事科學院研究員劉慶認為,《牧誓》中針對各方軍隊,嚴申了戰場紀律,這是取勝的關鍵點之一。當時周有嫡系部隊,即“戎車三百乘,虎賁軍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隸屬于周的諸方雜牌軍,與周軍編制戰法不同,武王戰前將其統一,確保指揮順暢,以發揮主力部隊——車兵的整體威力。鄭州師范學院教授劉玉娥認為:“周軍善于伐交,戰前動員、思想宣傳工作十分出色。告誡不殺降者,優待俘虜,開世界戰爭史上優待俘虜之先河。紂王士兵臨陣倒戈,原因多種,但與周的政治宣傳,有密切聯系。”

          這場大戰,還有個很容易被忽略的細節。戰前,武王占卜,“大兇”。周公旦主張退兵,武王動搖。姜尚扔蓍草,踏龜甲,力主作戰。他打破鬼神禁錮,以紂王惡行判斷,認為戰之必勝,力主決戰。

          周代殷商,史稱“周革殷命”。王國維先生在《殷商制度論》中說:“中國政治與文化之變革,莫劇于殷周之際……是殷周之興亡,乃有德與無德之興亡。”歷史文化學者易中天“論西周”時曾說:“西周是我們民族文明的發祥地,中華文化、中華文明的真正起點在西周!君權天授、以人為本、以德治國、以禮維持秩序、以樂保證和諧,這都是西周的智慧!”

          “周革殷命”,中國歷史上極為重要的“高光時刻”,獲嘉有份參與,成為盟誓地,千古留名。

          蘇妲己毀譽參半

          戰后,周武王大軍凱旋途經獲嘉,為犒賞有功將領,慰藉陣亡將士,周武王和姜子牙舉行了隆重的分封建制和封神儀式。

          “活著的賞給領地敕封侯爵,戰死的收葬立冢,由姜子牙封神,據說天下三分之二的神,都是這次分封確定的。”趙海峰說。

          獲嘉從此出現了“七十二冢”。隨著歲月播遷,現存還有二十六冢。姜子牙給紂王也封了神立了冢。“紂王冢”在獲嘉縣大洛紂村村北,又稱“喜神冢”,因姜子牙封神時,封紂王為天喜星,專司襄辦民間嫁娶的大喜事,故名。

          紂王,吉神?管婚姻?姜子牙咋想的?

          《封神演義》上說,紂王到底是個帝王,姜尚憐其才兼文武卻縱淫聽讒,落得悲慘下場,因此才封神于他。

          妲己也被立冢封神,她被封為“悔過神”,主司人間悔過自新之事。其冢在獲嘉縣西南宣陽驛村,冢不高大,周邊長滿細瘦小樹,冢上生滿雜亂灌木,堆著干樹枝。冢東側,還有個半平方米大小、石棉瓦蓋頂的小廟,擺著香爐紙供。在獲嘉,老百姓對妲己看法并不統一。有贊的。“外地人罵妲己,獲嘉人不罵。她是好人,后來的那個壞的,是狐貍精附身,不是真妲己。老百姓拜妲己,是拜求子女改錯歸新。凡拜,還能如愿。”宣陽驛的村民說。有罵的。“獲嘉人吃酒席,最后一道菜是小蘇肉。這個小蘇肉,據說吃的就是蘇妲己的肉。牧野大戰后,在同盟山祭奠文王時,妲己被武王砍頭懸于白旗之端,后來移葬到這兒。為震懾她的亡靈,離她的冢不遠處,就有姜尚冢,好看著她。”《獲嘉記憶》一書記載。

          對一個美女的矛盾看法,“既透視出古代史傳的印痕,也表現出獲嘉古代的風物民情以及民間的創作智慧。”《獲嘉七十二冢傳說》中說。(冬夏)

          原標題:武王盟誓壇 姜尚封神地

           [CAHTAG17;34]

          責任編輯:朱寶君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