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第一屏>正文

          王晉康——作品帶著“紅薯味兒”的科幻作家

          2017-06-10 10:23 | 大河報 | 手機看國搜 | 打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王晉康已經創作百余部科幻小說,是第五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終身成就獎”得主,先后拿下了18座銀河獎獎杯,是實至名歸的“得獎大王”。

          王晉康

          日前,京東文學獎在北京揭曉,70歲的科幻作家王晉康憑借長篇小說《天父地母》獲年度科幻作品獎。王晉康已經創作百余部科幻小說,是第五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終身成就獎”得主,先后拿下了18座銀河獎獎杯,是實至名歸的“得獎大王”。他頗為低調,常年“躬耕”于南陽,潛心創作,以至于連很多河南讀者也對他知之甚少。昨天,王晉康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一個工科生的科幻文學之路

          回顧走過的創作道路,王晉康說:純屬“命運的撥弄”讓他這個“圈外人”半只腳踏進了文學圈。

          王晉康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動力系,畢業后先后到河南油田、南陽石油機械廠從事技術工作。兒子十歲左右時,每晚都纏著他講故事。講完了肚子里的存貨,王晉康開始現編現賣,沒想到兒子聽得興致勃勃,并稱贊“比書里的故事還好”。這讓王晉康動了將天馬行空的故事打包寫成小說的念頭。

          此時的王晉康對科幻文學界一無所知。一次偶然間,他在地攤上發現一本名為《科幻世界》的雜志,趕緊記下投稿地址,寄出了科幻處女作《亞當回歸》。此時的王晉康44歲,讓他意外的是,這部作品在1993年全國科幻征文中獲獎了。

          之后,王晉康開始頻繁接到雜志社的約稿電話,踏上了科幻小說作家的道路。至今,兒子有時還會在他面前開玩笑:“您這個科幻作家可是我培養出來的!”

          為何能保持旺盛的想象力?王晉康將原因歸于“沒有陷入日常生活之中,讓我繼續保持了胡思亂想的可能”。

          當時的科幻小說稿費很少,上有老人需要照顧,下有一雙兒女需要撫養,王晉康一家日子過得很清貧。“現在回想起來,我最想感謝的是我的愛人,她在物質上從來沒有過怨言,默默支持著我的創作。”

          作品中有很多河南元素

          王晉康戲稱自己的科幻作品為“紅薯味兒”的科幻,是有民族特性的“中國紅薯”,他認為科幻作家應該在作品中加入一些本土的東西。

          身為土生土長的南陽人,王晉康對中原這片土地飽含深情,在他的作品中很容易就能邂逅河南元素。寶天曼、白河、丹江口水庫是他天馬行空幻想世界里的現實地標,口語的河南話是他的敘述語言特色。他還把對河南不同地域的地理地貌和人文歷史的了解,巧妙地穿插進作品中。例如,在他的小說《類人》中,地球上僅有的三個類人工廠,2號工廠便是在西峽。之所以這樣構思,是想通過西峽這個密集發現恐龍蛋的地方,營造出歷史縱深感的藝術效果。

          王晉康的作品風格在科幻文學圈里獨樹一幟,富有思辨色彩和哲學意蘊。他解釋說:“年輕作家是站在未來看未來,一些中年作家是站在現在看未來,而我因為我的歲數難免身上帶著舊傳統舊觀念舊道德舊感情,使我不能像其他年輕作家那樣在幻想天地中盡情飛翔,所以我的作品大多都是站在過去看未來。”

          盡管科幻文學常被歸入通俗的類型文學中,但在王晉康看來,科幻也含著很濃的雅文化的特質。王晉康說,自己的信念都融入到了小說人物中,“從處女作開始,我作品骨子里就帶著濃濃的宿命感”。他的第一部小說《亞當回歸》塑造的老科學家錢人杰博士,從小接受儒家教育,視屈原、蘇武、岳飛、張巡、文天祥、史可法等操守如一、剛直不阿者為楷模。錢博士是地球上最后一個拒絕植入第二智能、拒絕做新智人的自然人,盡管最后不可挽回地失敗了,但他保持了自然人最后的信仰、節操和尊嚴。

          科幻文學更關注人類的未來

          對于科學與科幻的關系,王晉康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科幻文學不刻意強調科普功能,更多的是培養孩子對科學的愛,從而激發他們的想象力。”

          王晉康在2011年提出過“核心科幻”的創作理念,即以科學體系、科學精神、科學理性和科學手法作為科幻小說的創作思維,強調“科學是科幻的元文化”核心理念,希望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去傳授科學知識。

          在一次講壇活動上,著名量子物理學家陳宇翱見到王晉康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是看著您的科幻長大的。”隨后的論壇演講中,他還信手拈來地引用了王晉康一篇小說中的內容。

          王晉康說:“這么多年來我一直堅持下來,不是為名利不是為金錢,只是緣于心中的科幻情結,是緣于科幻迷們為我送來的溫馨和成就感。”

          2015年,劉慈欣的《三體》獲得世界科幻最高的“雨果獎”,開啟“中國科幻元年”。王晉康和劉慈欣私交甚好,6月8日還受邀參加了劉慈欣“三體宇宙”誕生儀式。他說:“《三體》踢出了臨門一腳,至少它帶動中國科幻,從雜志時代、短篇時代邁向長篇暢銷書時代,而且把科幻的圈子影響,從科幻圈子之內,向主流文學界,向社會擴散。”

          相比于國外的《阿凡達》、《星際迷航》、《黑客帝國》等科幻大片,中國“目前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科幻電影,這個空白領域正吸引著人們來開拓”。王晉康也主動融入其中。2016年夏,他從文本創作的幕后走到臺前,宣布攜帶自己百余部科幻IP,與南派泛娛公司合作,加入布局科幻電影的隊伍中。談到科幻電影的前景,他表示,經過幾十年的積累,科幻文學產生了大量值得拍成電影的經典,有本子有技術,但科幻產業聯合還需要耐心整合,還需要一些時間。

          當然,一向埋頭寫作的王晉康并不是要湊這個熱鬧,而是要把不熟悉的商業化的運作交給公司,“不再操心不擅長的事”。近兩年經常性的社會活動,并不是王晉康喜歡的生活,“創作時間碎片化了,還挺苦惱的”。

          看到現代科技如此迅猛如此深刻地改變著人類本身,王晉康相信,在這個劇變的時代,科幻文學在文學之林中的地位會越來越重要。他說:“主流文學是低頭的文學,它關注的是腳下,是人類的現在和過去;而科幻文學是抬頭的文學,它也關注腳下,但更關注天空,關注人類的未來。關鍵是:在這個劇變的時代,未來和現在的距離實在是太短啦。”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熱點直擊

          今日TOP10

          猜你喜歡

          旅游熱點新聞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