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第一屏>正文

          “豫劇宗師”陳素真:藝不驚人死不休

          2017-06-16 10:40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打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陳素真被譽為 “河南梅蘭芳”“豫劇皇后”“梆子大王”的美譽。豫劇自陳素真起,格局一新,開創了豫劇雅致化一個新時代。

          陳素真——著名豫劇表演藝術家

          “陳氏出,人始知京劇之外,亦有雅音。豫劇崛起于海內藝林,陳氏功不可沒也。為藝之暇,施教育才,及門人弟子多人,皆蜚聲藝壇。其平生大半坎坷,然剛直不阿,樸質求實,疾惡如仇,窮而彌堅。于逆境中撰述生平五十萬言,為后世留一信史。贊曰:皇哉承先啟后,陳舊布新。一代宗師,人所共仰,巨星殞寂,眾徒椎心。托體嵩岳,山河同在。大師生于一九一八年三月二十日,故于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九日,終年七十六歲。”

          ——豫劇大師陳素真碑文

          陳素真(1918~1994)——乳名佩玉,原名王若瑜,豫劇一代宗師。祖籍陜西富平,生于河南開封,定居于天津。她八歲拜祥符調名旦孫延德為師學戲,改藝名為陳素真;10歲在開封相國寺同樂舞臺首次登臺上演《日月圖》,為豫劇中第一代女演員;13歲在開封杞縣一帶相繼主演了“四大征”等劇目,并唱紅杞縣一帶,此時便開始收徒弟。16歲就被譽為 “河南梅蘭芳”、17歲又被譽為“豫劇皇后”、22歲在西安又榮獲“梆子大王”的美譽。豫劇自陳素真起,格局一新,開創了豫劇雅致化一個新時代。

          藝術特色:陳素真從藝66年,積一身絕技,生旦凈丑不擋,唱念做打俱佳。“藝不驚人死不休”被其奉為座右銘。她繼承傳統,勇于創新,開創了豫劇舞蹈化、技巧化、形式美之先河。她是戲曲教育家、豫劇改革家(將古典舞、啞劇融入豫劇),創造了獨具一格、深受廣大觀眾喜愛的“陳門“藝術。

          代表劇目:自編自創或移植的如《宇宙鋒》、《三上轎》、《梵王宮》、《拾玉鐲》等,現代豫劇之父樊粹庭為陳素真量身定做的十多部樊戲《凌云志》、《滌恥血》、《霄壤恨》、《三拂袖》等,傳統劇目如《日月圖》、《反長安》、《玉虎墜》、《老征東》等。

          “學”:大起大落“破例”

          1918年3月,王若瑜出生于河南省開封市的一個富裕家庭,父親王秉璋是開封縣縣長,后家道中落,王若瑜被府內丫鬟領養,繼父是豫劇當紅藝人陳玉亭。小時的她,常被人帶去看戲,只要看一次,回去她就能唱上幾句,戲看的多了,她就學著模仿戲里的角色,常常把自己關在屋子里,用竹篾子當雉雞翎,用大手絹當裙子,邊唱邊耍。盡管她對唱戲如此癡迷,戲班的人也都覺得她是塊學戲的材料,但歷來河南梆子戲班中卻沒有坤角,女孩子是不允許上臺的,誰敢破這個例呢?

          少年陳素真

          1926年中秋節那天,王若瑜與另外兩個小女孩一同拜師,正式學戲了。師傅是有豫劇“通天教主”之稱的孫延德先生。跟這位孫先生學戲,頗受波折,因豫劇向無坤伶,她們又是小孩子,無論輩分還是梨園規矩,孫先生的門下弟子都反對老先生收女徒弟。幸好孫先生開明,執意要教出幾個坤伶,遂收下她們為徒孫。師承孫延德先生,又是紅臉王陳玉亭的女兒,1928年的二月初二,王若瑜在開封相國寺同樂舞臺首次登臺,上演《日月圖》,正式改藝名陳素真,隨其繼父姓陳,開始吃戲飯了。

          陳素真

          我們的海報一貼出去,就轟動了整個開封城,原因是我們是首次登上豫劇舞臺的坤角。可是,人們不看不知道,一看把頭搖。我們還坐不上椅子,非坐不可時,便由監場的用手掐住我們的胳肢窩,把我們搬上椅子,惹得觀眾大笑。我們上演的頭一出戲是《日月圖》,我演主角胡風蓮,王守真演小生湯子彥,張玉真演白風蓮,李德奎先生演胡府公子胡林。李先生只一場半戲,得了好多彩。我演了好長時間,一個彩也沒有。

          我們這頭一炮雖然沒打響,可是我們作了豫劇坤角的開路先鋒,歷來不許12歲以上的女孩子上戲臺的嚴格制度,是我們打破的。我們劈山開道,隨后才有人踩著我們開辟的道路行走。

          ——《陳素真回憶錄》

          “出走”

          1930年初夏,永樂戲院為招徠觀眾,想讓女角挑大梁唱出戲,便決定由陳素真演出《反長安》,飾演劇中主要角色楊貴妃。陳素真很久沒有演過正角,聽說后非常高興,于是提前化妝,很早便坐在上場門邊等候上場。戲開演了,鑼鼓一響,她扮的楊貴妃率領一批人馬威風凜凜地登場,頭一句唱“楊貴妃出宮來插花系鳳”,但她唱得沒夠上弦,像破鑼一樣難聽,觀眾哄堂大笑。她心一慌,第二句“帶宮娥和彩女齊吶彩聲”就更不像樣了,臺下笑得更兇了。沒等第三句唱出,臺下便一片倒好聲。12歲的陳素真一時不知所措,詞也忘了,愣愣地站在臺上大哭,最后還是一位師傅把她領下了臺。做演員的沒有比被轟下臺去更羞辱、更難堪了,小小年紀受此打擊,怎能抬起頭來呢?從此,陳素真常常掛在臉上的笑容沒有了,歡蹦亂跳的身影不見了,強烈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創傷,經常獨自躲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發呆。

          陳素真畫傳

          不善言辭的陳玉亭將女兒的悲傷、消沉看在眼里,為了給女兒一個藝術再生的機會,他和妻子商議,決定舉家離汴到杞縣去。因為杞縣戲班多、名角多,演出實踐的機會多,是個鍛煉、造就演員的好地方。1930年秋,陳素真跟隨父母告別開封去了杞縣。在杞縣整整四年,風吹日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從沒嗓的小丫鬟角兒,一天天的唱成了臺柱子。陳素真被豫劇界認為是創新家,就是從這時開始的。十幾歲的小坤角,從化妝開始,一點點琢磨開來,引領了豫劇一個時代的風尚。

          陳素真來到杞縣后,繼承了貼四塊鬢的辦法,并用心琢磨如何改鬢,她一天演三場戲,要化三次妝,上午這樣貼,下午那樣貼,夜戲再變個方法貼。她有時在眉頭上貼三個或更多的小圓圈,有時在腦門上放個小劉海,兩邊貼小圓圈,就這樣貼來貼去,終于摸索出了一套前人未有過的貼鬢的新式樣,使她的圓臉變成了鴨蛋臉。

          在唱腔的革新上,她也同樣費盡了心血。當時陳素真在杞縣漸漸唱紅,大軸戲已全由她擔當,她全身心地投入到戲中,為了把《三上轎》這出很溫的戲唱活,她冥思苦想,白天唱,夢里哼,終于創出了一套滿意的新腔。演出時,唱一句,一個彩,硬是把一出死戲給唱活了。

          “回歸”

          1934年9月,也就是陳素真在開封永樂戲院因唱砸被“轟”下舞臺的4年之后,她隨繼父陳玉亭“殺”回開封。仍然是永樂戲院,仍然是那出《反長安》,仍然是那句“楊貴妃出宮來插花系鳳”,觀眾席上雷鳴般的掌聲、喝彩聲洗刷了她4年前的羞辱,陳素真以自己獨特的演唱藝術贏得了廣大觀眾的心。在這里,她接連演出了許多精彩的劇目,轟動了整個開封,名聲大振,一時間成為劇壇上光彩照人的頭等名角兒,被廣大觀眾譽為“河南的梅蘭芳”、“豫劇的程派”。沒過多久,她又獲得“豫劇皇后”的美稱。此時的她,年僅16歲。

          陳素真

          17歲的陳素真在開封

          但更大的豫劇改革的開始,是樊粹庭以陳素真為主角組建豫聲戲院開始的。樊粹庭原名樊郁,字粹庭,河南遂平人。十四歲考入河南省留美預備學校,在留美預備學校讀了五年,中州大學讀了半年預科,接著讀完了四年大學,畢業時候,由于學校沒有出國留學的款項,他并未能完成出國留學的夙愿。畢業后就在教育廳社會教育推廣部做了主任,主管戲劇,電影、體育工作。自大學就愛戲的他,觀看了陳素真的演出驚嘆不已,認為豫劇的陳素真時代來了,于是果斷辭去教育廳的職務,籌辦豫聲戲院。

          樊粹庭

          樊粹庭制定了嚴格的后臺管理制度,廢除演員飲場等一切不合時宜的舊戲班毛病。接下來就是編演新戲,這可是破天荒之事,文人專業編劇新戲,在河南梆子戲歷史上是頭一個。從陳素真開始,豫劇開始全面走向精致化,逐步占據中州劇壇主流。戲劇是全民的狂歡,戲劇創作卻是極少數人來完成的。從劇本到唱腔、服飾、妝面、到舞臺、劇院等元素開始一個全面的革新迎接新的時代。陳素真的戲新腔跌出,字句馨怡,韻味自是高人一籌,其身段也是清麗嫻雅,曼妙無比,放在京昆劇中也是一流人物。她的時代來臨了。

          陳素真演樊粹庭的新編劇目《凌云志》,這是一出喜劇,火了,演員興奮,觀眾更是興奮。樊粹庭接著編新戲,陳素真于是相繼演出了《義烈風》《三拂袖》《霄壤恨》《女貞花》,在抗戰烽火中又上演激勵民眾抗敵御侮的《巾幗俠》與《滌恥血》,借戲抒情,以言志節。陳派戲的這些劇目,悲喜交加的故事,文武雙全的演技,優美動人的聲腔,引起觀眾的極大共鳴,也奠定了陳素真“名角兒”的地位,各種榮譽接踵而來。

          1937年 陳素真在北平留影

          1934年,陳素真被譽為“河南梅蘭芳”、1935年被譽為“豫劇皇后”、1938年被譽為, 豫劇三鼎甲之首”。1940年在西安又榮獲“豫劇大王”稱號。50年代,她又二次被譽為“豫劇三鼎甲之首”稱號,在全國豫劇團已達到(無腔不陳、無戲不陳)的局面,唱、念、做、打、舞影響其后旦角行當。

          “演”:一尊美神

          陳素真從藝66年,積一身絕技,文武生旦不擋,唱念做打俱佳。豫劇自陳素真起,格局一新,開創了豫劇雅致化的一個新時代。她創立的陳派藝術,唱腔古樸典雅,含蓄俏麗。表演細膩傳神,規范講究,身段優美、剛柔相濟、含蓄秀美;臺步行走如飄(水袖功)、(辮子功)、(長綢舞)、(雙劍舞)、(羽舞)、(花鐮舞)、(單劍舞)、(獨舞、群舞)、(扇子功)和(穿衣功)等美妙絕倫,被專家稱為"豫劇舞臺上的一尊美神"。

          陳素真繼承傳統,勇于創新,開創了豫劇舞蹈化、技巧化、形式美之先河,創造了獨具一格、深受廣大觀眾喜愛的”陳門“藝術,成為豫劇界卓有影響力的代表人物。對于豫劇的改革做出了轉折性的巨大貢獻。

          其早起演出劇目《日月圖》、《反長安》、《十面埋伏》又名《困烏江》、《天國盛會》又名《蟠桃會》、《嫦娥奔月》、《天地配》、《白蛇傳》、《千金一笑》、《香囊記》、《黃金嬋》等等。

          1935年她與樊粹庭合辦中國第一個正規豫劇團體(豫聲劇團),期間主演了樊粹庭為她量身創編的《三拂袖》、《霄壤恨》、《女貞花》、《滌恥血》《克敵榮歸》等新戲。陳素真的唱腔俏麗精巧,表演細致秀美。后主要主演《春秋配》、《三上轎》、《宇宙鋒》、《柜中緣》、《拾玉鐲》、《梵王宮》等等。

          《宇宙鋒》——陳素真飾趙艷容

          《宇宙鋒》

          《宇宙鋒》

          《宇宙鋒》是中國戲曲的傳統劇目, 如梅蘭芳(京劇)、陳素真 (豫劇)、陳伯華(漢劇)三位大師的《宇宙鋒》并稱為“宇宙三鋒”。

          劇情:秦二世時,趙高、匡洪一殿為臣且是兒女親家。趙高專權,匡洪不滿。趙高遣人盜匡家所藏“宇宙鋒”寶劍,后持劍行刺二世以嫁禍。二世震怒,抄斬匡門。匡洪子匡扶逃,其妻趙艷容回趙家獨居。秦二世胡亥見艷容貌美,欲立為嬪妃。艷容既恨父親誣陷匡家,又恨二世荒淫無道,斷然拒絕。在使女啞奴(有劇為啞乳娘)的幫助下,趙艷容假裝瘋癲,以抗強暴。

          1952年,豫劇皇后陳素真大師看了漢劇大師陳伯華的《宇宙鋒》后,便移植了此劇,在漢劇《宇宙鋒》的基礎上另辟蹊徑,以“上天入地”的“瘋水袖”別開生面,將水袖的多種技法綜合變換,創作出團花袖、煙花袖、扇花袖、波浪袖、飛天袖、鴛鴦袖等多類袖花,表演起來忽輕忽重、忽剛忽柔、忽疏忽密,把雍容端莊的趙艷容于瘋態中變化萬端的感情波瀾表現得淋漓盡致,演出了該劇的新水平和豫劇的特色。

          《春秋配》——陳素真飾姜秋蓮

          《春秋配》

          《春秋配》講述了一對才子佳人歷經磨難終成眷屬的愛情故事。

          劇情:少女姜秋蓮生母早逝,父親出外經商,經常受后母虐待。一日,姜秋蓮隨乳母深山撿柴,路遇公子李春華,李同情姜的遭遇贈銀相助,姜難中受助對李產生愛慕之情。后母唆使外甥侯上官深夜奸殺姜秋蓮不成反而誤殺乳母,于是嫁禍于李春華,誣陷李殺死乳母拐走秋蓮將其告至公堂。縣官受賄枉法將李春華屈打收監。姜秋蓮連夜逃離家庭尋父鳴冤,巧遇李春華摯友、占山為王的張彥行帶領弟兄下山營救李春華。最終張彥行假扮朝廷大員趕至公堂,懲處后母、侯上官及縣官一干惡人,救出蒙冤的李春華,并當場讓李、姜二人拜堂成婚。

          陳素真不但精于青衣,還長于閨門旦,《春秋配》中的姜秋蓮便是閨門旦。《春秋配》是一出傳統唱功老戲,很多劇種都有,人物眾多,情節曲折冗長,后多只演“撿柴”“砸澗”兩折。尤以“撿柴”一場最為經典,這也是陳素真花費心血精益求精之作。那段“羞答答出門來將頭低下”的正宗祥符調慢板唱腔,一詠三嘆,九曲回腸,唱得人如癡如醉,具有回味無窮的魅力,這正是當年汴京城“戶戶‘羞答答’”的原因所在。

          這場戲的表演也很見功力,姜秋蓮受后母辱罵毒打之后的委屈、幽怨、痛楚,作為一個閨中少女拋頭露面野外撿柴的羞澀、難堪,對素昧平生而解囊相助的公子李春華的感激,由感激而產生的朦朧的愛慕之情,以及因愛慕而急于了解對方更多情況卻又沒有勇氣直接詢問只能讓乳母代為傳話,這一系列復雜的感情通過精心設計的唱腔和動作表現出來,一個無辜受難、矜持嬌羞而又情竇初開的古典少女形象站立于舞臺之上,引發人無限的憐愛與同情。

          《三拂袖》——陳素真飾蔣琴心

          《三拂袖》

          《三拂袖》是樊粹庭先生為豫劇皇后陳素真大師編寫的第三部大戲,一部由已故著名戲劇家樊粹庭先生編寫的豫劇歷史劇。1935年10月初,陳素真首演《三拂袖》,飾演女主角蔣琴心,并贏得“豫劇皇后”桂冠。

          劇情:宋時,侍郎蔣紀光因拒婚被奸相龐俊德誣為反叛害死。其妻女逃難途中,蔣妻病倒。幸遇鄭員外救回家中撫養。蔣女琴心與鄭子定遠在朝夕相處中漸生感情,不料鄭為子另娶于氏,琴心乃于母死后留帖拂袖而去;土匪作亂,鄭家遭難,定遠父母皆死,琴心救出于氏,不意于氏生妒,琴心二次拂袖而去;女扮男裝,冒定遠名考取文武狀元,適西羌造反,琴心掛帥出征,鋤了私通西羌的內奸龐俊德,平亂定國。定遠夫婦尋找琴心,三人相遇,盡釋前嫌。琴心不顧眾人挽求,三次拂袖而去。出家為尼,遁入空門。

          1935年10月初,這出戲首次演出時,豫聲劇院里的掌聲、笑聲、感嘆聲此起彼伏,觀眾完全沉浸在戲劇情節之中。

          這出戲劇情復雜多變,陳素真扮演劇中主人公蔣琴心,依照劇情發展,先是閨門旦,后是刀馬旦,再后是武生、扇子生,最后又回到閨門旦。有人說,樊粹庭是想用這出戲測試一下陳素真,看看她究竟有多大的藝術天分和才能。沒想到,陳素真成功地完成了這個角色的塑造,精彩的表演讓觀眾如癡如醉。演出結束后,大家盛贊劇本寫得好、演員演得好,觀眾久久不愿離開劇場,只是一個勁兒地鼓掌,希望演員再回到臺上讓大家看一眼。從此之后,觀眾給陳素真一頂光彩照人的桂冠:“豫劇皇后”,并刊登在《河南民報》。

          通過《三拂袖》的演出,樊粹庭才真正看出了陳素真藝術表現力的底。他在劇院全體演職人員大會上激動地說:“我實在服了大姑娘(指陳素真),真是天才、天才!”這一年,陳素真剛滿17歲。

          陳素真以《春秋配》、《三拂袖》、《宇宙鋒》的成功征服了豫劇舞臺,這也為陳素真贏得了“河南梅蘭芳”,“豫劇皇后”,“河南梆子大王”的稱號。而除了演出豫劇傳統劇目,她又創演了多出新戲,這期間大多新戲是在樊粹庭編劇并導演下合作中完成的,豫劇陳派藝術的體系就在這不斷的創演中形成。

          精彩老劇照賞析

          《柜中緣》劇照

          《黃金蟬》劇照

          《滌恥血》劇照

          《八郎探母》劇照

          《義烈風》劇照

          《洛陽橋》劇照

          《鳳儀亭》劇照

          《反長安》劇照

          《霄壤恨》劇照

          《桃花庵》劇照

          《拾玉鐲》劇照

          《女貞花》劇照

          《樊梨花征西》劇照

          《斷橋》劇照

          《狄青征西》劇照

          “師”:桃李滿天下

          除了豫劇藝術上的卓越成就,陳素真還是一位誨人不倦的戲劇教育家,曾培養出李金花、陳素花、田岫玲、吳碧波、關靈鳳、牛淑賢等一大批藝術人才。

          陳素真和學生們

          陳素真與學生李素琴

          陳素真與弟子趙吟秋

          陳素真的弟子頗多,如1943年豫劇六大名旦崔派創始人崔蘭田在洛陽拜陳素真為師,后因自成風格獨立稱派,但也為陳門弟子。

          著名陳門弟子

          李金花、陳素花、田岫玲、侯秀真、郭清芳、關靈鳳、吳碧波、馬清波、李靜波、鄭秋波、張雪波、徐素波、王喜云、袁秀榮、周秀梅、宋麗珍、劉琪(京劇)、徐月嬌、張巧云、宋慧玲、董玉蘭、李曉鳳、牛淑賢、趙吟秋等等。

          陳門私淑弟子

          李景萼、華翰磊、王景云、王曉霞、閆淑芳、李佩蘭、武惠敏、董秀香、郭美金、王清芬、曾廣蘭、謝春云、李素琴等等。

          陳素真的一生是功績卓著的一生,也是坎坷曲折的一生。她曾擁有過每演新劇便引得萬人空巷、一場戲價獲金五兩的輝煌;也遭遇過流放荒村、痛失愛子、一夜之間青發降霜的錐心泣血、生莫如死的劫難,尤其是1957年的“反右”,“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然而這一切都沒有使她改變初衷。即使在極其惡劣的生存環境中,她仍自強不息,撰寫近百萬言的回憶錄,把全身心都獻給了豫劇事業。1994年2月,陳素真應河南戲曲界同仁之邀從天津返回鄭州,這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后30多天,她看戲、評戲、教戲,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與武漢之緣!

          一九五零年年初,農歷舊歷年的臘月底,陳素真應武漢市文化局局長巴南岡邀請,帶劇團去武漢演出。此時期陳素真正在鄭州群星舞臺演出,這是豫劇第一次南下,武漢又是中南地區最大的城市,商業繁榮,劇種多,名家多。新年期間去武漢演出,雖然是更能展現豫劇水平,但是壓力也不小,京劇名家程硯秋、高百歲、趙燕俠、高威廉、李萬春等正在武漢演出的熱火朝天。

          陳素真帶的底包演員除了飾演小生的義妹王曼影,還有武生牛保敬,青衣司鳳英,以及那年中秋節新收的徒弟吳碧波。其余還有女小生李寶珠,以及李寶珠的姐姐花旦李湘云,妹妹李金鳥,還有文武老生黃忠祥、于奎元、范金旭,花臉陳永治,三花臉李紀才,武生武云龍,以及馬蘭枝,胡玉元,王玉花,王金聲,鄭文軒,李孝連等以及樂隊場面,服裝,等共計一百余人。

          陳素真率領劇團于臘月二十六日到武漢,休整幾天后在除夕那天(一九五零年二月十六日)晚場在武漢民眾樂園群眾舞臺上演《洛陽橋》(此劇后來定名《梵王宮》),時在武漢的京劇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硯秋在吃完年夜飯后去觀劇。大年初一日場,陳素真的學生吳碧波、王曼影主演了《打金枝》,李湘云主演《克敵榮歸》。夜場,陳素真,李寶珠,黃忠祥,李紀才貼演《霄壤恨》同日民眾樂園的民族歌劇院趙燕俠劇團的日場貼演的《鴻鸞禧》,夜場是趙燕俠、高威廉全本《鳳還巢》。

          一九五零的春節的演出,是陳素真帶領劇團第一次南下武漢,在新年的鞭炮聲中鑼鼓開場了。新年里,陳素真陸續貼演了《女貞花》《伉儷箭》《巾幗俠》《花媚娘》《桃花庵》《蝴蝶杯》《玉虎墜》《三拂袖》《義烈風》《抱琵琶》等劇。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熱點直擊

          今日TOP10

          猜你喜歡

          旅游熱點新聞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