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第一屏>正文

          ?踏訪新鄭陵上村 走近后周柴世宗

          2017-08-18 10:01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打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柴榮和其妻其子均葬在新鄭,離鄭州不過數十公里。柴家后人,被趙宋禮遇,持“丹書鐵券”,享有特赦權,“有罪不可加刑”……

          周世宗陵

          繪圖/王偉賓

          后周世宗清人繪

          原標題 踏訪新鄭陵上村 走近后周柴世宗

          唐之后,中原依次出現了五個政權,后梁、后唐、后晉、后漢、后周,史稱五代。中原之外,還出現了十余個割據政權,稱十國。五代十國,為亂世。

          五代十國,總共幾十年,存在時間短,少有著名歷史人物流傳,被稱為“沒有英雄的亂世”。中國古代,亂多治少,但亂世常出英雄,惟五代亂世,英雄不出,群魔亂舞。王安石讀《五代史》時說:“但見每篇首必曰嗚呼,則事事皆可嘆也。”

          這亂世間,卻有一人,如沙礫中珍珠,得后世高度贊譽。司馬光和歐陽修都對他推崇備至。

          司馬光評價他:“以信令御群臣,以正義責諸國……大邦不畏力,小邦懷其德……無偏無黨,王道蕩蕩。”司馬光很嚴謹,他不顧宋朝皇帝感受,給前朝皇帝接近“完美”的點贊,可見斯人嘉言懿行,足稱楷模。

          歐陽修評價他:“其英武之材可謂雄杰,及其虛心聽納,用人不疑,豈非所謂賢主哉!”

          他,就是后周世宗柴榮。

          柴榮后人,在民間也很有知名度。《楊門女將》中楊六郎之妻柴郡主,是其后人;《水滸傳》中小旋風柴進,是其后人。河北民歌《小放牛》中唱道:“趙州橋來魯班爺修,玉石欄桿是圣人留。張果老騎驢橋上走,柴王爺推車軋了一道溝。”這里的柴王爺,就是柴榮。

          正史和野史,廟堂和民間,兩套敘事系統中,柴榮及其后人,均享知名度和美譽度。

          柴榮和其妻其子均葬在新鄭,離鄭州不過數十公里。柴家后人,被趙宋禮遇,持“丹書鐵券”,享有特赦權,“有罪不可加刑”……

          ◎慶陵歷代祭祀不斷

          7月末,我們抵達新鄭陵上村,一個三四百口人的小村落。

          柴榮一家三口陵墓,分處村內外三個地方。

          村西邊玉米地里,是柴榮墓慶陵。自柴榮墓向東北200米左右,幾乎在村中心,是柴榮之妻符皇后的懿陵。自符皇后陵向東北五六百米,村東側玉米地里,是柴榮兒子柴宗訓的順陵。這三座陵墓,加上附近村落里后周太祖郭威(柴榮的姑父)的嵩陵,合稱后周皇陵,已經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柴榮陵墓,無圍墻,兩列雪松夾著南北向神道,神道盡頭,坐北朝南土冢,即慶陵。

          慶陵前立一通高大墓碑,上刻“周世宗陵”,為現代人所立。

          墓碑后,是三列歷朝歷代祭碑,約有30通左右。

          祭碑后即墳冢,冢高約10米,周長105米,上面密生植被,不露墳土。天旱,陵墓周邊秋玉米才長到盈尺,葉子耷拉著。倒是慶陵綠意蔥蘢。

          慶陵墓前三排祭碑,多為明清碑。

          逐一細看。明朝碑,有成化、弘治、正德、嘉靖等時期所立,碑文內容多為御制祭文和祝文。弘治元年和弘治五年,均立碑,其中有一通是御制祭文碑。另有清代碑數通,雍正、乾隆年間均有立碑。無論明碑清碑,碑上字跡多殘缺不全。

          另有斷碣殘碑數塊,隨意堆放于地。

          村民喬劉聚是村中“百事通”,村民說他“講古”能講一天。

          他說,柴榮死后,沒建陵園,只有墓。陵園是明朝建的,直到民國初年老陵園還在,有圍墻有門樓,園里全是老柏樹。還立有看陵人“種地不納糧”的石碑。陵園內老石碑,原有一二百通。

          老石碑都去了哪兒呢?

          “民國打仗,老陵園給毀了,老碑拉走做防御工事了。‘文化大革命’時還用老碑砌井口,有些老碑掉井里去了。有些老碑砸了燒石灰了。”喬劉聚說。

          河南省社科院歷史所副研究員徐春燕說:“柴榮是五代諸帝代表人物,明清皇帝對其一直有祭祀。這些御制祭文碑、祝文碑,具有重要史料價值和文物價值。”

          慶陵傳說頗多。相傳原來老百姓去慶陵燒香磕頭,墓里會冒出金碗金筷子,你用完還回去下回還會出。后來有人不還,就不出了。

          這個傳說不新鮮,在多處古代陵墓墳冢遺存地,也有類似的傳說。

          “慶陵碑多。馮玉祥主政河南時,他手下有個軍官帶士兵查碑,一人抱一個,‘吹號抱碑,出來報數’,查三遍都對不住數,不是多個碑就是余個人。”喬劉聚說。

          ◎“荒墳斷隴才三尺”

          慶陵順陵都好找,懿陵,陷在陵上村密集的農舍里。

          它西側臨村路,南北東三面被農舍包圍。

          村路邊立著一通黑色“文保”標志碑,標志碑東側,是個足有三層樓高的秋千架,秋千架東側,是個土丘,生長著雜樹和野草,還裸露大片黃土。土丘上,還堆滿廢棄的藍色塑料桶。

          村民喬中生說,桶是村民臨時擱那兒的,秋千架是春節時為了村里小孩娛樂搭建的。

          這個委屈在秋千架旁、堆滿塑料桶的土丘,正是懿陵。

          懿陵主人是符氏,她是名門之女,初嫁李守貞之子李崇訓。后來李守貞叛于河中,太祖郭威為樞密使受命出征討伐,得符氏,把她送歸其父,符氏感恩,拜郭威為養父。柴榮是郭威的干兒子,郭威就把干女兒嫁給了干兒子。柴榮即位后,冊封她為“宣懿皇后”。

          柴榮南征時,她憂患成疾而逝,時年26歲,留下兒子柴宗訓。

          出村子向東,一片玉米田里,有孤立墳冢,是柴宗訓的順陵。

          顯德六年(公元959年)柴榮去世,他7歲的兒子柴宗訓當皇帝。8個月后,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柴宗訓遜位。入宋后,他被降封鄭王,開寶六年(公元973年),他逝于房陵(今湖北房縣),享年21歲,同年葬于此地(陵上村)。

          墳冢北側5米處,有“文保”標牌。上寫:“順陵現存墓冢高4米,周長40米。墓門向南,地上黃土封冢。墓由磚砌墓室、甬道和墓道組成。墓室平面呈圓形,直徑6.2米,高約7米,穹隆頂。墓室及甬道壁面均涂白灰,繪彩色仿木建筑結構和人物圖像。”

          玉米田里這座孤單“土饅頭”,是對中國歷史影響巨大的“陳橋兵變”的注腳。

          宋代文學家李淑在《題周恭帝陵》(柴宗訓謚為“恭皇帝”)詩中寫道:“弄楯牽車挽鼓催,不知門外倒戈回。荒墳斷隴才三尺,猶認房陵平伏來。”

          該詩傳入宮中,宋仁宗很不高興,翰林學士葉清臣等言“本朝以揖遜得天下,而淑誣以干戈,且臣子非所宜言”。一首詩,導致李淑被免職,從此不被使用。

          距陵上村不遠的鄰村,有后周太祖郭威的嵩陵,田野間一個長滿雜草的土墳冢而已。

          郭威是柴榮姑父,柴榮后拜姑父為義父,承繼了姑父天下,也承繼了姑父的“薄葬”思想。

          “郭威臨終前囑咐柴榮,喪事從簡,陵墓不用石人石獸,不修下宮,不要守陵宮人,下葬只用瓦棺紙衣。他的嵩陵,確無石人石獸。慶陵,還有順陵、懿陵也均無石人石獸,也都很簡樸。這也體現了后周統治者的政治開明以及與民休養生息的政策。”徐春燕道。

          陵上村只有400多口人,都姓喬,是個獨姓村,沒有外來戶。

          喬中生道:“我們都是守陵人的后代。最早只有兩戶人家。我們祖上是從新鄭龍湖鎮西邊的喬村搬過來的,那邊現在還有喬家祠堂。我們村不算富裕,但村民相處得很好。”

          “我們陵上村好風水,土質好水質好地保墑,水甜,村里光磨豆腐的就有八個。”喬中生道。他說祖上還曾有御賜黃馬褂,后來被騙走找不著了。

          這么個小村落,游客不多。來的外人,基本都是“相關人士”。

          “比如柴氏宗祠每年三月三來到這祭祖。符皇后老家是鞏義的,老家人也來過兩回,還想給符皇后修修墓,后來也沒有下文。”喬劉聚道。

          ◎亂世罕見英明主

          有史家稱,后周之于宋,如同隋之于唐、秦之于漢,前者為后者奠定大治基礎。

          柴榮是后周第二位皇帝,邢州堯山柴家莊(位于今河北省邢臺市隆堯縣)人,年輕時家境不好,曾流落江陵販茶為生。后來投奔親姑父郭威,被郭威收為養子。

          公元951年,郭威建立后周,委任柴榮治理澶州(今濮陽一帶)。他治下的澶州,“為政清肅,盜不犯境”。

          郭威去世后,皇位傳給了柴榮。

          柴榮銘記早年生活艱辛,在意民生疾苦,曾言:“若朕身可以濟民,亦非所惜也。”司馬光十分佩服,評價他:“若周世宗,可謂仁矣!不愛其身而愛民;若周世宗,可謂明矣!不以無益廢有益。”

          柴榮即位十天,北漢聯合契丹進攻后周,史載柴榮“身穿白袍,往來敵陣,大懾敵軍”。北漢契丹屢屢戰敗,再無力爭奪中原。

          柴榮又開始大刀闊斧的改革。

          宋代重文抑武,其實始自柴榮。柴榮曾處決臨陣脫逃將領70人,在“有槍便是王”的五代,絕無僅有。柴榮又把文官安排進樞密院,這是最高軍事機構,意味著文人開始執掌兵權。宋代“文人政府”雛形,呼之欲出。

          柴榮多次下詔求賢納士,史載,“(柴榮)好拔奇取俊,有自布衣上書,下位言事者,多不次進用”。他還恢復了科舉考試,選拔人才。宋代也沿用了。

          柴榮干的最驚世駭俗之事,就是955年下令“毀佛”。當年廢寺院30336所,還俗僧尼61200人。為后周拿回大批土地和勞力。

          國力漸強后,柴榮厲兵秣馬,劍指天下,打后蜀,奪南唐,攻契丹,6年間他南征北討,當他決定收復燕云十六州,并在短時間內收復三關三州時,卻因病去世,年39歲。

          柴榮生前曾立下“以十年開拓天下,十年養百姓,十年致太平”的志向,可惜他過早離世,未能完成夙愿。

          趙匡胤“陳橋兵變”,從柴家手中拿走天下后,授予柴家“丹書鐵券”(免死金牌),與柴家建立誓約:“凡柴氏子孫,有罪不得加刑。即使有謀逆大罪,亦不可株連全族,只可于牢中賜死,不可殺戮于市。”

          這才有了《水滸傳》中小旋風柴進成為梁山好漢保護傘的事兒。

          非獨活人被大宋皇帝關照,“仁宗嘉祐四年(1059年),(仁宗)詔有司取柴氏譜系,于諸房中推最長一人,令歲時奉周祀”。死去的后周皇帝,也得大宋皇帝關照。

          趙匡胤如此行事,是因他和柴榮是結義兄弟,兩人算得英雄相惜。

          而且柴榮已做好掃平天下開創盛世的準備。有史家稱“趙匡胤延續了柴榮統一進程,延續了后周經濟和文化的發展”。更有史家稱趙匡胤是“代周建宋”。

          元朝的統一用了70多年,清朝的統一用了60多年,而北宋的統一,只用了20年就完成了。這一是因為趙匡胤的英明決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他接手的后周國力強大,其統一之勢已不可阻擋。(冬夏)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熱點直擊

          今日TOP10

          猜你喜歡

          旅游熱點新聞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