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第一屏>正文

          赴濟水源 探濟瀆廟

          2017-09-08 08:32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打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一部濟瀆廟的興衰史,就是一部古代水神的崇拜史。濟水三隱三現,百折入海,神秘莫測。封神祭祀濟水,是歷代天子之禮,為政者“有謹而不敢怠”。

          明代清源洞府門

          繪圖/王偉賓

          “北海壇二所新置祭器碑”拓片(局部)

          宋代寢宮

          瀆,泛指河川。

          古時濟水因獨流入海,與長江、黃河、淮河并稱“四瀆”。

          1400多年前,大隋王朝實現了南北統一。新朝建立,百廢待興,首要大事就是重新創建山川祭祀制度。

          隋開皇二年(公元582年),隋文帝下詔,在濟水發源地濟源建濟瀆廟,祭祀濟瀆神靈。鑒于北海(貝加爾湖)遠在大漠之北,艱于祭祀,唐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朝廷命官府在濟瀆廟后增建北海祠。自此,濟瀆廟成為祭祀濟水神和北海神的場所。

          ◎濟水祭祀與碑刻

          一部濟瀆廟的興衰史,就是一部古代水神的崇拜史。

          濟水,發源于濟源市王屋山上的太乙池,流經河南、山東,三隱三現,百折入海,神秘莫測。封神祭祀濟水,是歷代天子之禮,為政者“有謹而不敢怠”。

          國有大事,或是戰爭、政權更迭,或是皇室成員的生死,朝廷都要向濟水神、北海神祭告。唐天寶三年(公元744年)濟水神被封為清源公;唐貞元十二年增建北海祠;宋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濟瀆神被封為清源忠護王,北海神被封為北廣澤王。宋、元、明時期,濟瀆廟不斷擴大,歷代皇帝遣使蒞臨。

          立冬時節,寒風乍起,霜雪來臨。古時在此季節,當朝皇帝要親率三公九卿,行迎冬之禮,并命令官員祭祀四海、江河源頭、湖澤、井泉等神,舉行盛大的祭典活動,以求福澤。

          唐貞元十三年(公元797年)立下的一通“濟瀆廟北海壇祭品碑”,記錄了濟水祀典禮儀的場面。

          祭祀盛典上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儀式,都記錄在冊。隆重的三獻禮之后,主祭的大臣和參加祭祀的人們,一起把奉祝、奉帛、奉饌、奉香,逐一恭送投沉,敬神于水濱。

          自然如此神秘,人們總是試圖去尋找某種暗示與指向,求得水神的庇佑和保護。

          廟內原有一通元至元二十九年(公元1292年)立下的“加封北海廣澤靈祐王記碑”,講述了全真道第十一代掌門人、道號“玄逸子”的張志仙,祭拜濟瀆廟時的一個神奇故事。雖然原碑已遺失,碑文卻流傳至今。

          碑文大意說,大元皇帝統御以來,五谷豐登,天下太平,這都是緣于祖宗的恩德和山川神明的庇佑。皇帝于是頒詔天下,加封四海,派使臣前往濟瀆廟祭祀。

          張志仙剛剛到達濟瀆廟,濟水之源就泉水翻滾,一樽美酒自泉眼涌出,大家十分驚奇。四月初一,準備祭祀時,濟水之源又頻頻潮賜,其中有一對紅繡鞋從水中呈現,很是惹眼。祭祀者剛剛擺上酒食,頓時雷聲陣陣,大雨傾盆。

          濟水以泉著稱,據說古代濟瀆廟周邊遍地泉眼,泉水會自行漲退,四季不絕。每當涌潮之時,泉水噴吐,力量極強,這時間或有奇異物品出現,就是潮賜的現象。專家解釋,潮賜屬于一種潮汐現象,晝漲稱潮,夜漲稱汐。涌潮時把以往人們祭祀的物品,或泉源附近漂浮之物隨著泉水噴吐出來,也是一種自然現象。

          碑文雖然簡短,卻記錄了古時祭祀時的奇異現象,成為千年祀典歷史上的一個有趣故事。

          廟內留存至今的40多通古碑,講述著人們對濟瀆之神的崇敬之情。其中唐代著名文學家達奚珣撰文、書法家薛希昌以隸體書丹的“有唐濟瀆之記碑”,宋徽宗用“瘦金體”書丹的“靈符碑”,明太祖朱元璋圣旨、御用書法家詹希元書丹的“大明詔旨碑”,均為碑刻中的精品。

          除了歲祭,古代的皇帝還在濟瀆廟投龍送簡,期望能夠溝通人神。投龍儀式,就是將寫有祈福消罪愿望的文簡和金龍、玉璧捆扎在一起,舉行齋醮儀式后,投入名山大川,岳瀆水府。濟瀆有確切記載的16次祭祀投龍儀式,把許多故事留在了濟水河岸。

          趙孟頫書丹的一通“投龍簡記”碑,講述了元至大四年(公元1311年)的一次祭祀之行。六月丙午時,禮部尚書郭貫一行人,把龍簡藏在了清源洞府。當天夜里,電閃雷鳴,大雨驟降。三天后,他們上天壇王母洞投龍,天空片刻晴朗,日呈五色。投龍禮結束后,一行人下山,走到半道,看見滾滾烏云從王母洞后卷起,頓時大雨傾盆。

          龍簡投水府,風雷驟起,雨雹掀天,玄妙無比。其靈應之兆,為歷代記載,津津樂道。

          2003年,濟瀆廟龍池在清淤過程中,出土一枚北宋玉簡,記錄了宋熙寧元年(公元1068年)四月初十,皇帝生日這一天,宋神宗趙頊派遣專官詔告濟水神一事。這一年,英宗皇帝去世,服喪期間,神宗以“宅憂”為理由,免去朝賀宴飲,卻派出使臣,去濟瀆投簡書,為先皇帝超度祈福,也期望消災增壽,江山穩固。

          ◎古建與清泉

          莽莽孔山,聳立在濟瀆廟的北面,云霧襲來,若隱若現。據稱,1400多年前,濟瀆廟四周湖沼密布,是傳說中的“龜臥地”。

          濟源一中退休教師孫慶祿老人,家住濟瀆廟附近。他說,濟瀆廟的東西兩翼,曾經有四口活泉,象征靈龜的四足踏在水里。濟瀆廟坐北朝南,呈“甲”字形結構,猶如金龜的造型。華夏的東南方向是大海,廟門深藏著“金龜探海”的意蘊。

          濟瀆廟山門,是明代重修的磚木牌樓,有500年之久了。牌樓造型簡潔疏朗,九踩斗拱,鉤心斗角,重翹重昂,氣度非凡。主樓旁有左、右兩掖門,主樓面闊十二三米,四根中柱為通柱,托舉著一排斗拱,撐起大屋頂。

          步入山門,一條中軸線上,依次分布著清源門、臨淵門、寢宮等主體建筑,東西兩側分別有御香殿、玉皇殿等建筑。前有濟瀆廟,后有北海祠,東有御香院,西有天慶宮,整體格局嚴謹,巧妙別致。

          穿行在殿宇亭臺間,聽源頭水流之聲,看古老建筑亭閣交輝。專家介紹,河南留存至今的宋代建筑,已屬鳳毛麟角,較完整的只有兩座,一座在少林寺,一座在濟瀆廟。

          對于建于北宋開寶六年(公元973年)的濟瀆廟寢宮,我國著名古建專家劉敦楨有過點評:“此殿檐柱比較粗矮,其上再加雄巨疏朗的斗栱,和坡度平緩的屋頂,無一不是宋代初期建筑的特征。”

          寢宮屋脊為“工”字形,九條屋脊在天宇里舒展的弧線,極富流動感。正如《朱熹集傳》中贊美過的宋代建筑:“其棟宇峻起,如鳥之警而革也,其檐阿華采而軒翔,如翚之飛而矯其翼也,蓋其堂之美如此。”

          濟瀆廟內,宋、元、明、清各朝代建筑,各有千秋,有的用材碩大,有的渾厚拙樸,有的精巧華美,既有北方建筑的粗獷豪放,也有江南園林的精雕細琢,是一個保存完整、規模宏大的古建筑群。古建專家羅哲文稱它是“古建筑的系列博物館”。

          清光緒元年(公元1875年)刊立的《重整濟瀆廟會規》碑刻記載,“咸豐三年間,賊匪竄入境內,豩焚正殿,兩廊亦漸頹廢”,這是迄今所見最早的關于淵德大殿、回廊被焚毀的記錄。

          濟瀆廟就建在濟水的東源之上,據濟源縣志記載,濟源古時被稱為百泉之城,共有97眼泉,唐代碑刻《有唐濟瀆之記》稱濟水“據函夏之中,平地開源”。清末以來,濟瀆廟周邊的葫蘆潭、花紅潭、珍珠泉、拔劍泉、大盆沿還是汩汩滔滔,泉脈猶存,噴涌不絕。

          如今,濟源泉區水位下降,多數泉坑干涸,一些古泉的名字也被人們遺忘了。

          廟后的北海祠,是祭祀北海神的場所,北海池內還有一眼清泉,泉上蓋有四角小亭,題額“白虎亭”。清泉汩汩,喝一口涼甜爽口,洗一把心明眼亮,也人們被稱為“眼光泉”。

          廟墻外,珍珠泉奔涌翻騰,泉邊綠苔絨絨,景致誘人。

          兩眼活泉,風物依舊,仿佛能看到消失的濟水那縹緲的身影。

          ◎古柏與故事

          兩株古柏,是濟瀆廟最原始的土著,據說已經生長了2200多年。古樹身軀龐大,樹干扭曲盤桓,樹身瘤疤突兀。

          一株古漢柏,矗立在淵德門北側,枝枝丫丫伸向天宇,歲月悠悠,它聽祭祀祈禱,看世情百態,成為這座古廟的守護者。

          一株將軍柏,站立在天慶宮玉皇殿門前,粗壯的樹干已經老朽,樹心有一個大洞,樹身臃腫,需六七個人才可合抱。相傳唐代尉遲敬德奉旨來督修濟瀆廟,曾將鋼鞭掛在大樹上。五代時后漢皇帝劉知遠,以此封它為“將軍柏”。清代懷慶知府沈榮昌曾做《漢柏行》一首,詠嘆它:漢家何人留此柏,王母桃核生磐石。洑流千里養根株,瘠土百年長寸尺。

          濟瀆廟的長生閣石臺之上,還有一株柏樹,也有400多年的歷史。柏樹從石壁間橫生直出,呈現極強的生命力。它的四周,還生長著繁盛的何首烏。

          古柏曾經目睹過一位專注者的身影。清末民初,一代金石大家顧燮光,來到濟瀆廟,見碑刻重重、古柏森森,感慨不已:“古柏森然,碑碣夾道,唐宋以來朝廷祭告之文、投龍之記,以及名人墨客游覽之詩,題名之作,綜凡數千百通。”

          他來的時候,廟院荒廢,許多建筑在清末災荒戰亂中遭受毀棄,殘垣破壁,斷碣廢石,湮沒于野草之間。他遺憾感嘆道:“荒草瓦礫之中,殆難索記矣。”在當時的條件下,他小心翼翼,首次記下了部分碑刻大致的方位和碑名……

          日薄西山,余暉漫射,古柏搖曳,生機盎然。濟瀆廟靜寂無聲,古柏沉默不語,一切都如許多年前的樣子。(記者 王小萍 通訊員 姚永霞)

          原標題:赴濟水源探濟瀆廟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熱點直擊

          今日TOP10

          猜你喜歡

          旅游熱點新聞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