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第一屏>正文

          河南南陽:古宛城的門 

          2017-09-20 15:07 | 南陽晚報 | 手機看國搜 | 打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古宛城有多少門?;明清時有東西南北四座城門;民國新辟經武門,城門成了五個。獨特的梅花城,讓南陽又有了二十多座寨門。

          修復前的永慶門

          永安門 (呂風林繪)

          歷史上的古宛城也曾是城墻高聳,城門威武。

          城門的一開一合,記述著南陽2800多年的建城史,寫下一行行燦爛與輝煌,留下一段段傳說與故事。

          明清之前的宛城,城門已無從考證。故事的講述僅能從明清的四座城門、民國時的五座城門,還有在中國城建史上占據重要地位的梅花寨和它的二十多座寨門說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故事,面對古宛城,我們只能這樣說。歷經滄桑和歲月洗禮,今天的宛城,僅遺存永慶門、奎章閣兩座寨門……

          歷史上的城池,有城即有城墻,厚厚的高墻將城市內外截然分開。但城市并未因城墻阻隔失去與外部的聯系,城門,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古宛城有多少門?

          倘若說城門,漢宛城僅存遺址,城門不詳;明清時有東西南北四座城門;民國新辟經武門,城門成了五個。獨特的梅花城,讓南陽又有了二十多座寨門。

          歷經滄桑變遷后,那些威儀的古城門,早隨城墻一起,湮滅在歷史塵埃中。為數不少的寨門,留存下來的僅有奎章閣、永慶門。

          不過,至今,“北關”“小西關”等叫法還在,“大寨門”“小寨門”也仍固執地停留在許多老南陽人的記憶里,這些都讓我們無法忽視古宛城城門和寨門曾經的存在,就像我們無法忽視南陽豐厚悠久的歷史文化積淀一樣。

          且讓我們一起步入老城區,在追尋和探訪中一點點推開歷史之門,看看有哪些城門寨門,曾在這片土地上翻來覆去地開啟和關閉。

          馬道街,留下古城門的一點念想

          踏訪先從北城門開始。在工農路與建設路交叉口南,向臨街而坐的兩位花甲老人打聽北關浴池。兩人指著南邊高樓區異口同聲:“那個小區就是。”知道北城門嗎?一位老人向南指指點點:“應該在北關浴池南邊,具體不清楚。這段工農路以前就叫北門大街。”

          以前的北關浴池早變成了明倫·商圣苑小區,小區南側即護城河。走過護城河沿工農路向南十幾米站定,是了,這里該是北城門所在處了。只是,高大的城門早蕩然無存,代之以通暢的工農路,裹挾著來往的人流車流,一直向曾被關在城門外的北方延伸。

          既然附近的老人都說不清北城門,想必年青一代更無從說起。明洪武三年(1370年),南陽衛指揮僉事郭云重修南陽城,城有四門,東曰延曦(現新華路東段與菜市街十字路口以西約四十米處),南曰淯陽(原南關影劇院北邊,現解放路南端),西曰永安(現紅都百貨北側新華后街處),北曰博望(北關浴池門口向南數十米處)。

          是的,記者探訪的北城門即博望門。博望門的修建可謂一波三折。明王朝初年,囿于人力物力財力,府城草建。據說建城時此門屢建屢倒,于是重建時郭云親坐于其下鎮之,北門甫成又倒,郭云死于非命。他殉職后,北門再建而成。

          歷史遠去,能證實明清北城存在的,當屬護城河附近的北城河岸街,以及工農路西側北城河岸南邊的名為北馬道的巷道。曾經的“北門大街”稱號,只是沉寂在老輩人的記憶深處,漸漸在光陰里風干。

          在熱鬧的新華東路上,昔日東城門痕跡無存。東馬道街倒還在,瘦瘦的,長長的,像一直走不完似的,向北窄窄地延伸至清水塘北,向南蜿蜒與新華路、聯合街、孫家樓等一一相遇后,直奔向南門東馬道東端,數十米外即是護城河。

          昔日南城門就在解放路南段原南關影劇院北邊,東西兩側還有南門西馬道、南門東馬道,讓人看著路名,依稀醞釀到南城門在這片土地上模糊的身影。而往昔的西城門在紅都百貨北側的新華后街,周邊,商場聲喧,公園雅致,小吃攤熱騰騰地冒著香氣,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一派現代城市的繁華景象,除了那條飄浮著雜物和綠蔓的護城河,哪能覓到古城影像?馬道街還是有的,但僅剩紅都時代廣場東側的一小段南北路了。

          后來的清王朝對這座城垣屢有修葺。咸豐四年(1854年),南陽知府顧嘉衡大修,城門皆沿用明代四城門舊名,又在正門和月城門上方,拱券外面,逢中各加石刻門額,東門外曰“中原沖要”,內曰“楚豫雄藩”;西門外曰“控制秦關”,內曰“呂城肇封”;南門外曰“車定指南”,內曰“荊襄上游”;北門外曰“星拱神京”,內曰“源溯紫靈”。看到這里,你是否會啞然失笑?瞧瞧,南陽地理位置和戰略地位的重要性都標榜到城門上了。

          若說城門,一些熟知歷史的老南陽人,還會說起經武門。1938年,為躲避日寇飛機轟炸時出逃方便,國民政府南陽專員朱玖瑩下令在察院街(今民主街)西端新辟一城門,即經武門。

          如今所有的城門都已煙消云散,我們唯有從老街巷中尋找些許記憶,想象著古城門曾經的舊容,盡管,圖影如此模糊且遙遠……

          梅花寨,“疏影暗香”里的幾多傳奇

          建設路市鴨灌局向東不遠,便可見到南側一條南北路路口,高豎著“公議門”路名標識。看到這樣的街巷名,直覺會感到它一定是有來歷的,但少有人會去探究。

          右轉步入公議門街,菜店、面條鋪、小診所、包子店迎面便是市井煙火氣息。走過它與紫竹林街交叉處,再往南的又一個東西巷,高豎著“北寨根街”的標識。寨?此時你想必會聯系到梅花寨吧,是的,其名由來的確與梅花寨有關:因其位于人和寨北寨墻根而得名。 我們熟知的梅花寨,始筑于同治二年,南陽知府傅壽彤環城修筑了土郭18里,建空心炮臺16座。后增修斷為四圩(寨堡),延曦門外叫萬安寨,淯陽門外叫淯陽寨,永安門外叫永安寨,博望門外叫人和寨。并置六關(大東關、小東關、大南關、小西關、大西關、大北關)。總觀之,四圩環城分布,狀若梅萼,故有“梅花寨”“梅花城”之稱。作為一個城市防御工程,梅花城堪稱古代建城史上一大奇觀。

          至此,你不必再揣測公議門街的來歷。公議門,本是梅花寨東北方的一個寨門,為人和寨和萬安寨的接合部,此門向北通小北關,連接北上官道。南陽民間文化學者郭文

          學說,為便于內外交通,梅花寨開了20多個寨門,比如其南面向琉璃橋處辟河街寨門作為碼頭,便于水路運入竹木煤炭;比如西北方向辟玄妙觀寨門,是通三岔口、五朵山之道……

          寨與門,除了永慶門、大寨門、小寨門及部分南寨墻,均在1939年,為避日寇轟炸在扒城毀寨中毀壞殆盡。若要尋找舊跡,老城區內還有些許殘留寨河溝,還有些許取“寨”字為名的小街巷,如市十二小北側的小街巷,名為南寨根,南寨根街附近曾經有朝山街寨門。

          寨雖遭毀,但六關的叫法卻刻印在諸多土生土長南陽人的腦海中,仍是一些人習慣的地名代稱。“你在哪片住?”“小西關。”“噢,我在北關住。”放心,這樣的對話,大多數南陽人都聽得懂。

          四寨門,是老南陽的鄉愁

          城門、寨門,古宛城諸多的門,如今只能在歷史記憶中開開合合。一度,琉璃橋處奎章閣至大寨門間的夯土寨墻,因其對白河的防汛作用而未毀掉。所以,直至上世紀90年代初,此段寨墻上的小寨門、大寨門還存在。盡管它們最終難逃被拆噩運,但因拆除相對較晚,與奎章閣、永慶門一起,成為南陽人難以忘懷的鄉愁印記。

          南陽市福來石油化學有限公司東墻外,人們正在站在濱河路北側等紅綠燈,他們估計沒想過,自己站的地方正是當年大寨門所在處。想當年,大寨門門額上“淯流錦帶”四個字,是多么充滿詩意和畫面感!出寨門,即到白河古渡口,為南去湖廣的宛襄古道起點,河面上停著擺渡的船只。

          往昔城門寨門晨昏啟閉,人們只有在規定時間段內才能從城門寨門出入。郭文學說,他老家在白河南的后場(本名候場,屬今五里堡街道辦),農村進城的人和趕腳的人起早過來,天還不亮,大寨門未開。因再往前是河灘地,人們就在后場的幾間場屋里等待天亮再過河進城。

          沿大寨門舊址往東,一路綠意盎然的綠化帶,在解放路南頭戛然而止。解放南路與新街交叉口南二十米左右,一個兩歲多的小娃娃,正在媽媽注視下小心翼翼地下坡。是的,這個位置就是小寨門舊址了,盡管路已修緩,但坡度還在。門額上題著“咸慶安瀾”的小寨門是白河航運業主要碼頭,糧食、白糖、山貨、布匹等多由此裝卸,寨門外是陡峭的石階,一直下到河邊。

          再沿小寨門舊址向東北行,越過一段尚存的南寨墻殘垣,在梅城公園一片綠意掩映中,修復過的那段南寨墻仿佛注入了新的生命,精神抖擻地注視著前游玩的人們。永慶門靜處其間,這個當年市民從白河取水之處兼白河碼頭,早遠離了當年的喧嘩熱鬧,安穩,厚重。曾刻于南城門處的“真人白水生文叔 名士青山臥武侯”楹聯,如今悄然掛于此處,讀來令人慨嘆沉思。

          走過南寨墻東側向北,便可看到曾與南寨墻相連的奎章閣。奎章閣曾扼控著京城往云貴川方向的驛道,而自琉璃橋至南關大寨門外,白河帆檣林立,泊滿了等待裝卸貨物的帆船,想來也是一派繁華熱鬧。如今,奎章閣滿面滄桑,渾身洗不盡的歲月傷痕。

          開門關門,只在一時間,但歷史卻走過了一年又一年,挽住城市記憶,就是保護這個城市的文明史和發展史,所以,我們探尋著古城門的前世今生,亦期待著這座城市更好的未來。(記者 李萍)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熱點直擊

          今日TOP10

          猜你喜歡

          旅游熱點新聞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