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第一屏>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河南黃河濕地再現候鳥南遷的盛況 第一批抵達的是猛禽

          核心提示:“鴻雁于飛,肅肅其羽。”首先南飛至我省的,是鷹隼類,它們不懼翻山越嶺,翱翔黃河之上。而首批大雁,也一隊隊、一群群,棲落在河南與山東交界處的黃河灘區。

          “天寒夜長,風氣蕭索,鴻雁于征,草木黃落。”霜降已過,天氣更涼,黃河灘區,迎來了遠道之客,有熟面孔,也有生面孔,鷹擊長空愛獨飛,雁落汀洲喜群居。在空闊遼遠的黃河灘里,它們起落翻飛,每一次展翅,都成就一幅優美的畫圖。

          很快,更多的候鳥,將會飛臨我省,將會在條件不錯的黃河濕地落足、歇腳。一年一度的候鳥南遷盛況,正在緩緩拉開帷幕。

          秋天來了黃葉飄落第一批抵達的是猛禽

          秋意更深,天氣更涼,候鳥南飛,打頭陣的,卻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雁,而是體型龐大的猛禽。

          猛禽者,鷹、雕、鷂之屬也。

          10月23日,長垣縣黃河濕地內,秋作物已經收割完畢,冬小麥也已播撒殆盡。黃河岸邊,視野開闊,云水相映,風長日暖。一只白腹鷂,正在空中翱翔。由遠及近,時高時低,突然來一個鷂子翻身,又猛然做一個隨風滑翔。

          它一邊飛行,一邊觀察。河面上,一群鷸類正在隨波起伏。作為肉食動物的白腹鷂,試探著俯沖,終因黃河太深,斂翅作罷。在空中觀察一會后,它猛地沖向岸邊的一塊玉米地。玉米地內,忽地驚起一群麻雀。

          長垣縣農林畜牧局野生動植物保護科科長李志衛,在望遠鏡內將這只白腹鷂的風姿看得清清楚楚。他說,這只白腹鷂,明顯是餓了,正在到處找食吃。白腹鷂不是此地的留鳥,而是從遙遠的北方飛來的,在這里做短暫的落足。

          李志衛說,它們都是處于食物鏈頂端的鳥類。每到秋天時,就率先踏上南征的路程,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氣溫,一個是食物。跑在前面,意味著能夠先行獵捕一些食物,所謂先到先得也。它們的體型較大,牙爪鋒利,有恃無恐,往往都是單獨行動,很少成群結隊地飛行。就在這段時間,沁陽太行山區,也發現了南遷猛禽的蹤跡。這個時節,正是它們遷徙的高峰期。

          這類猛禽,以小型的鳥類、鼠類、蛇類、蛙類為食。李志衛說,和雁、鴨類的遷徙路線不同,鷹隼類更愿意走山區通道。一方面,與它們超強的體力有關,它們不怕翻山越嶺;另一方面,山區也有很多它們的獵物。

          排成“人”字向南飛首批大雁到黃河

          記者所處的黃河灘區,位于長垣縣楊樓村,不遠處就是山東的東明縣。黃河在流至封丘、長垣境內時,由東西走向改為南北走向。流向的猛然轉折,加速了河流的擺動。水流速度不可控,也導致河道內的灘涂大小不同。

          而今年黃河河道內的灘涂,明顯要大過往年的。長垣縣農林畜牧局副主任科員倫婧說,去年河道內的灘涂只有幾十平方米,今年的灘涂面積能達到幾萬平方米,南北距離長達600多米。這也就意味著,陸續南遷來的候鳥,會更多地降落在相對安全的灘涂內。

          “不過,你們想要看到大規模的候鳥南遷,現在未免早了一些。”倫婧說,按照推算,大體量的雁、鴨類南遷到長垣,恐怕要等到11月上中旬了。話音剛落,灘涂上方,就飛來一隊將近10只的大鳥。

          脖頸平伸著,兩只翅膀優雅扇動,更多時候排成一個“人”字。通過望遠鏡,李志衛很興奮地叫出聲來:“是豆雁。”連他們也沒料想到,在候鳥南遷的排頭兵抵達后不久,大雁的排頭兵也已飛到了這里。

          更令人興奮的還在后面。在灘涂的遠端,陸續飛起一排排豆雁來。仔細觀瞧,遠端的灘涂上,密密麻麻地歇著一大群豆雁。粗略地數一數,數量達到了100只左右。剛剛進入10月下旬,落足在長垣黃河濕地內的豆雁就達到了這樣的規模,這在往年是很少見的。

          “這段時間以來,我們每天都在為豆雁操著心。”倫婧說,到了晚上,他們在黃河岸邊巡邏,就會用耳朵仔細地聽,捕捉野鴨的叫聲和大雁的叫聲。如果大雁和野鴨飛過來了,他們就要加大候鳥保護的宣傳,實行一些措施。

          黃河灘區有水有食物雁、鴨落下歇足

          大雁類和猛禽類的習性,可謂是天差地別。大雁類喜歡聚群,往往一個群落就有上百只,多的上千只。猛禽類喜歡獨處,天不怕地不怕,風中空中任我行。大雁類以草根、麥苗為食,而猛禽類的飲食習慣則比較血腥。大雁類喜歡在空闊一點的地方落足休息,猛禽類更喜歡選擇山區等艱險地帶。

          李志衛不僅是保護科的負責人,也是一位資深鳥類專家。他說,大雁類喜歡湊群,相對集中在一個地方歇息。它們在取食和休息時,社會化分工很強,幾乎每個群落都配備幾個“哨兵”,在不遠處警惕著動靜。

          雁類和鴨類選擇歇足的場所,需要滿足水、食物、安全等多項指標。黃河灘區首先是不缺水,其次是當地農民收秋后,遺留在田地里不少玉米、花生、大豆,以及新種的麥苗都是它們最愛吃的食物。特別是花生,油分較大,利于它們補充能量。

          最為重要的,是黃河灘區開闊的地形。這里人煙稀少,沒有大的障礙物,利于它們及時發現危險。雁、鴨類南遷的群體一般都比較大,如果歇腳的地形太過復雜,“哨兵”即便發現了危險,也很難及時傳遞到群體之中,而群體飛逃時,也會受到地形的干擾。

          南遷降落黃河灘區的候鳥,很多都是水鳥,比如鶴、雁、鴨、鷸、鷺等,它們最喜歡的還是濕地這樣的歇足地和棲息地。大河報記者在灘區看到,除了有較多數量的豆雁外,還有不少鷸在河水里歇息,有個別白色的或灰色的鷺,在晴空長河之間,輕快地飛翔。

          李志衛說,既然打頭陣的豆雁已經飛來,估計這段時間更多的大雁和野鴨都會抵達這里。很快,眼前的這片灘涂,就會成為候鳥南遷的加油站。候鳥都是有記憶的,它們在一片條件較好的濕地歇足后,次年的秋天,在南遷的路上,仍會選擇在這里落足。更為奇妙的是,它們還會將這個消息傳遞給同類,招來更多的鳥類來這兒棲息。(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 劉瑞朝 文 白周峰 攝影)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8610-87869823】 產品建議與投訴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責任編輯:李霞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