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景點特產>正文

          關林

          2017-11-10 16:14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打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河南府志》中說,關羽的墓地共有三處:“一在洛陽,公葬元處;一在當陽玉泉山,公葬身處;一在都(成都)萬里橋南,乃昭烈招魂葬公處。”


          奉敕碑亭

          三殿龍頭拱

          拜殿名匾

          漢壽亭侯墓石坊

          漢獻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臘月,已是天寒地凍,更讓人心寒的,是關羽無法擺脫的困境。這時,關羽退守麥城。

          他帶領十多名士兵悄然逃走,一路上先后遭遇到朱然、潘璋的截擊,只得沿山路而逃。走到夾石時,已是五更將盡,東方欲曉。突然,兩山伏兵盡出,長鉤套索并舉,關羽被潘璋部將馬忠所獲。

          沒過多久,59歲的關羽就在湖北臨沮被孫權下屬斬首。

          《三國志·武帝紀》記有:“(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春,(操)至洛陽,權擊斬羽,傳其首。”

          孫權擔心劉備報殺弟之仇,便將關羽的首級送給了曹操。

          相傳,曹操追贈關羽為荊王,刻沉香木續以為軀,以王侯之禮,葬《河南府志》中說,關羽的墓地共有三處:“一在洛陽,公葬元處;一在當陽玉泉山,公葬身處;一在都(成都)萬里橋南,乃昭烈招魂葬公處。”

          關羽于洛陽城南十五里,并建廟祭祀。

          也就是說,關羽的首級埋葬在了洛陽,身子埋葬在了玉泉山,成都墓只是一個衣冠冢。民間這樣說已故的關羽:頭枕洛陽,身臥當陽,魂歸故里。

          為使圣靈有歸,洛陽據冢建廟,遂有了關林。那里古柏蔥蘢,豐碑高冢,香火相續,無人不肅然起敬。

          ◎身后寂寞八百年

          紅墻環繞,圍住了翠綠的柏林。游人散去,暮色中的關林莊重肅穆。

          明清時期保留下的這一建筑群,占地180畝,兩重院落,三進殿宇,四座石坊,南北中軸線上,依次排列著舞樓、大門、儀門、大殿、二殿、三殿和墓冢,其他建筑沿中軸線左右對稱,嚴謹有序,冢、廟、林三祀合一,層層遞進,幽深威嚴。

          四處無聲,小心翼翼穿行其間,伴著彌漫的香煙,沉浸在關羽的世界里。

          《三國志·蜀書》中的《關羽傳》只有900多字,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過人的勇武。陳壽說,“關羽、張飛,皆稱萬人之敵,為世虎臣”,赫然留下了“威震華夏”的四字評語。

          曹操曾封關羽為“漢壽亭侯”,劉禪追謚關羽“壯繆侯”,此后大約八百多年間,關羽無人問津。

          北宋末年,金兵不斷南進,江山岌岌可危,宋徽宗趙佶三次追封關羽,表彰他的“忠勇義氣”,敕封為“義勇武安王”。

          南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正月,關陜的民眾在關羽廟前集結抗金,河東一帶組織“忠義社”等民間組織,抗擊金兵。

          隨后,高宗趙構頒詔,加封關羽為“壯繆義勇武安王”,那是關羽第一次被作為抵抗外侮、力戰不屈的好榜樣。岳飛抗金時,也是以關羽、張飛的興復漢室為楷模。

          在元末明初的小說《三國演義》中,關羽的故事膾炙人口,桃園三結義、保皇嫂、辭曹挑袍、過五關斬六將、捉放曹、單刀赴會、大意失荊州、敗走麥城……一個個故事勾勒出關云長鮮活的人物形象。

          歷代的傳說、筆記、戲劇、小說等,與民俗、宗教、倫理、哲學、制度一起作用,美化關羽,奉他為忠義的樣板。

          帝王們也先后追封關羽,“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褒封不盡,廟祀無限”。

          明萬歷年間,危機重重,萬歷皇帝把帝國的命運寄托在關羽身上,屢次加封,萬歷十年(公元1582年)封他為“協天大帝”,萬歷十八年(公元1590年)加封為“協天大帝護國真君”。

          彼時,洛陽城南,留一座“關王大冢”,漢代有廟,但年久失修。洛陽藩王上行下效,率領商人和民眾,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修關廟、敬關羽熱潮。

          萬歷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豎立的“重建關王冢廟記”石碑,鑲嵌在大殿后墻的西側,高1.35米,寬0.66米;萬歷二十五年(公元1597年)豎立的“創塑神像壁記”石碑,鑲嵌在二殿前墻的西南角,高1.23米,寬0.575米。兩塊青石被摩挲得如同油脂一般滑潤,在夕陽余暉中泛著微光,仔細看來,400多年前那一幕幕熱火朝天的景象,仿佛被一點點還原。

          碑文說,關王冢廟依照傳統的廟制而建,歷時三年,占地69畝,初具規模,近千名百姓捐資施財。他們中不僅有洛陽縣的,還有河南府屬嵩縣、陜州等州縣,以及懷慶府、開封府、魯山等其他府縣的。關廟輻射廣泛,作為民間神靈的關羽,寄托著民眾的信仰和祈望。

          ◎清代尊崇達極致

          清代,關公崇拜達到了頂點,九位皇帝都對關羽“寵愛有加”,每一次加封,都會恩及關林。關林重建及添建多達25次。

          清順治九年(公元1652年),皇帝敕封關羽為“忠義神武關圣大帝”,三年后,親自撰寫一篇簡短的《皇帝御制重建忠義廟碑記》。

          康熙五年(公元1666年),13歲的康熙在關廟立碑,寫下《敕封碑記》(全名《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關圣大帝林》,又名《關圣帝君行實封號碑記》)。

          這通碑立在墓冢前的八角亭內,通高4.7米,寬1.03米,厚0.3米,體量宏大,引人注目。碑文顏色灰黑,字體清晰,洋洋灑灑4500多字,是關林碑石中的巨無霸。加上碑亭的規格和碑后具銜列名的10多名官員,被稱為關廟“第一碑”。

          也就是在這塊碑額上,康熙宣布加謚關羽“靈佑、仁勇、威顯”六字,并正式將關廟命名為“關林”,比配曲阜的孔林。

          從此,開啟了官方、民間崇尚關羽的又一輪高潮。

          雍正年間,官方重新厘定關羽誕辰日為五月十三。解州關廟、當陽關陵、洛陽關林與孔廟、孔墓、孔林的“三孔”一樣,成為國家重要的祀典場所,“武圣”“關圣人”由此而起。正是有了儒家禮儀的正式參與,關羽登上中華民族的圣壇。

          乾隆十五年(公元1750年),皇帝巡行河南時,派人去關林祭祀。拜殿的檐下,留有乾隆書寫的“聲靈于鑠”匾額,殿內有聯:“翌漢表神功龍門并峻,扶綱伸浩氣伊水同流。”

          到了光緒五年(公元1879年),關羽被加封的謚號長達22個字,為:“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護國保民精誠綏靖翊贊宣德(關圣大帝)”。

          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慈禧帶領光緒倉皇西行逃亡。風雨飄搖之日,她更祈求“關圣大帝”的護佑,途中拜禱了關林,第二年從西安轉回北京時,第二次拜謁關林。關林至今還懸有慈禧當時的題匾“氣壯嵩高”“威揚六合”,光緒的題匾“光昭日月”。

          ◎抵御外侮勵人心

          1936年,國民黨將領張學良、劉峙看到關林墓冢圍墻廢毀,便“倡議集資,培而新之”,即在冢周圍用每塊長0.32米、寬14.5米的小條磚,砌成八角形圍墻,墻的下部有48個方形排水口,以便雨水下瀉。

          之后刻碑紀念,如今,該碑立在大殿月臺的西南角。

          暮色暗淡,這通碑看上去斑斑駁駁,有不少破損,七八處拼接,碑文中有:“其忠義之氣,誠有以深入乎……天則之,終莫可泯。即公之風,概可想矣。”落款為“民國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榖旦立”。

          就在那一年的12月12日,發生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有人說,劉峙可能擔心遭受株連,鏟掉了部分文字,砸斷碑刻,埋在了地下。30多年前,這一碑刻重見天日,拼接后重新豎立。

          人事已非,遺跡尚在,慢慢解讀這通碑,張學良彼時的一絲心跡,約略可見。

          抗日戰爭時期,民眾抵御外辱,團結一心,意志堅定,關羽勇烈的精神再次激勵人心。

          1940年,國民黨上將張自忠在襄陽與日軍戰斗中不幸犧牲,被中日雙方同時贊譽為“活關公”。張自忠的女兒還曾說過:“父親最崇敬關公、岳飛、文天祥。”

          80多年前修葺的八角形圍墻,至今仍緊緊護佑著高大的關冢。半球形的土冢高大壯闊,高10米,直徑52米,占地250平方米,冢上綠草如蓋,翠柏蔥郁。

          關林的柏樹,成排成行,古樸壯觀,從明代修廟植樹以來,歷代增種,如今達到800多株。其中有幾株格外搶眼。大殿前月臺的左右,有兩棵古柏,左為“龍頭”,右為“鳳尾”。龍頭,是柏樹頂向下勾曲,猶如經過巧匠雕刻一般,龍頭和頸部早已枯干,其余則枝繁葉茂,好似一條巨龍在綠葉的煙云中向下俯視;鳳尾,是柏樹根在磚鋪的地面上頑強生長,形成了如同鳳尾羽毛散開一樣的奇觀。三殿前大門東邊,有一棵旋柏,像螺旋一樣生長,不僅樹干旋生,連大小樹枝都呈旋轉狀;大門西邊,有一棵三杈柏,在一人多高處,均分三杈,大小相若。

          古柏郁郁蔥蔥,殿借柏之翠,柏助廟之幽。關林管理處負責人周海濤說,每當雨后乍晴,云氣飄忽,森森柏林就會霧靄升騰,成為洛陽一景。

          ◎忠義仁勇越時空

          關羽忠義故事的影響力,早在宋金元時代,已經遠及他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宋、金雖然水火不容,金朝卻同宋朝一樣,崇拜關羽。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胡小偉考證,關羽崇拜跨越民族,金人敬奉,蒙人尊拜,藏族信仰,滿人呼為“關瑪法”(瑪法在滿語中為爺爺之意),藏傳佛教中也有關公信仰。元代為關帝廟立碑的,有蒙、漢官員,還有女真、維吾爾族官員,就連西南少數民族地區,也建有關廟,所有的碑刻都會頌揚關羽“忠”“義”“仁”“勇”的精神。

          關羽的角色很微妙,也很“全能”,“儒稱圣,釋稱佛,道稱天尊,三教盡皈依”,還被敬奉為財富神、軍隊神、治安神、農業神、鄉里神、漕運神、行業神、會館神、考試神、江漢神、移民神……

          臺灣學者黃華節曾說過,關羽信仰走西口、闖關東,過臺灣、下南洋,凝聚起了一代代的華人華僑。

          西方學者對關羽頗感興趣,美國學者魯爾曼在《中國通俗小說與戲劇中的傳統英雄人物》專章論述關羽。芝加哥大學歷史系教授杜贊奇“從歷史的角度”去思考鄉村的關羽崇拜:“鄉村精英通過參與修建或修葺關帝廟,使關帝越來越擺脫社區守護神的形象,而成為國家、皇朝和正統的象征……關帝圣像不僅將鄉村與更大一級社會(或官府)在教義上,而且在組織上連接起來。”

          胡小偉歷時20多年,一路探尋關羽崇拜文化的曲折細微。他在《關公崇拜溯源》書中認為,“關羽成神”的漫長過程,提供著前賢構建價值體系的線索,隱藏著中華民族精神建構的密碼。

          10月28日,農歷九月初九重陽節,關林人潮涌動。

          大殿前的甬道兩側,有左、右兩樽6米多高的焚香爐,許多人在排隊投擲香火紙箔。

          這樽清代香爐,以綠色琉璃瓦覆蓋,四周有大山疊巒,松、竹、梅傲立,枝間鳥雀飛舞,下面海水奔騰,海中有麒麟、壽龜,造型生動。

          香火正旺,香煙在四處彌漫,那被熏黑的磚壁上,細細密密留存著幾百年來人們的虔誠和信仰。

          “丹鳳眼,臥蠶眉,五綹長髯;青龍刀,赤兔馬,周倉關平”。相貌堂堂威風凜凜的關羽,一直就在中國人的心里,不曾遠離。(文/記者 趙慎珠繪圖/王偉賓 攝影/趙慎珠)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熱點直擊

          今日TOP10

          猜你喜歡

          旅游熱點新聞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