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景點特產>正文

          古村肥泉

          2017-12-08 08:41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打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一個傾家紓難、活人上萬的普通村民張士成,因何有此驚世之舉?為解開這些謎團,走近鶴壁山城區鹿樓鄉肥泉村。

          堂屋脊獸


          大院臨街院門

          一個村名源自《詩經》、滿溢鄉愁的古村莊,該有多美?

          一個有數千平方米的明清古建筑群的院落,該有多浩大?

          一個傾家紓難、活人上萬的普通村民張士成,因何有此驚世之舉?

          為解開這些謎團,走近鶴壁山城區鹿樓鄉肥泉村。此地,相傳是殷紂王狩獵之地,曾經青山綠水,草木豐茂,飛禽走獸眾多。

          現在的肥泉村,仍是風光旖旎。它三面環山,西倚太行山雞冠峰,南靠鳳凰嶺,為淺山丘陵包圍。

          它被譽為“鶴壁第一古村,豫北聚落標本”,也被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

          張氏家族中傳誦著種種迷離的傳奇。它不是桃花源,匪患、流民,饑荒、戰爭,生離死別,愛恨情仇,在此地反復搬演。但肥泉村人,依然種地、蓋房、做生意、育后人,薪盡火傳,生生不息。

          ◎《詩經》里面有“肥泉”

          《詩經》中,有篇很美的《國風·邶風·泉水》:“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懷于衛,靡日不思。孌彼諸姬,聊與之謀……我思肥泉,茲之永嘆……”

          全詩大意是,一個遠嫁他鄉的衛國女子,思念故土,她想念家鄉的親人,還想念家鄉衛國的肥泉,撫心感嘆。

          肥泉,家鄉泉,清澈長流,一再喚醒她的鄉愁。

          肥泉村人講,村名之所以叫肥泉,是因村后一片樹林間,曾有一處日夜噴涌的古泉眼。一般河流流向是自西向東,只有它,噴出泉水,自村東北繞村向西流去,人稱“倒流水”。

          村民未必讀過《詩經》,未必知道“肥泉”出處。但肥泉村所在,屬衛國故地,“肥泉”兩字,成民間俗語,百姓眾所周知,村里又有泉水,順手拿來,做自家村名,情理之中事。

          在村人的帶領下,順村邊寬寬河道去尋找肥泉。

          河道無水,向東北伸展,在一堵高大土堰前消失。土堰下還有道石堰,據說,石堰下就是肥泉。

          “泉眼沒了可惜了。村里一直泉水很多,村民家水井也多,水位很低,水也很甜。”張氏家族后人、72歲的張桃生說。

          張家后人張幸福說,相傳殷紂王在附近峽谷練兵,來到這里,看見好多飛禽走獸,就把此地當成狩獵場所,常來打獵。后來這里有了村落人煙,只剩了獾和兔子,大型野生動物幾乎沒有了。

          如果站在高處俯瞰村落,會看到環村蜿蜒的太行山余脈,連續隆起了9個山包,山頂圓潤無峰,村民稱它們“九山不露頭”。張幸福說:“古代老百姓見君王不能抬頭直視,殷紂王在這兒打獵,群山害怕它,都低頭藏首,不敢正視。”這一傳說,表明了殷商文化對此地較深的影響。

          此地歷來有人煙,興廢多次。現存肥泉村落,是張氏家族在明朝崇禎年間,來此落戶所建。

          從明末到民國,張氏家族,在此陸續建了龐大的建筑群——張家大院,圍著大院,還建了寨墻,東、西兩側建了寨門。寨墻上有炮樓,易守難攻,氣勢迫人。

          歲月流逝,如今兩個寨門都沒了,老寨墻剩了600米左右,大致呈橢圓形,寨墻高4米多,由石頭和磚混合砌成。

          大院建筑群,保存尚完好,風貌儼然。

          ◎明崗暗哨防匪患

          肥泉村是個獨姓村,村子現有600多口人,都姓張。一村人,都能聯上親戚。

          張家大院,有45棟189間屋宅,建筑面積4000多平方米。大院選址講究,倚坡,望嶺,面水,北邊是黃牛坡,南邊是鳳凰嶺。

          “張家大院建筑群坐北朝南,整體分東西四縱排列,院內大部分建筑沿中軸線對稱而建,具有典型儒家文化特色,院落之間,有兩個九門相照和兩個五門相照,遙相呼應。它既有回廊建筑的特色,又有高低交錯、虛實對比的藝術特點,是研究豫北清代、民國古建筑布局特色的范例。”鶴壁山城區委書記常玉軒對此頗有研究。

          啥叫“九門相照”和“五門相照”呢?

          從院落門樓到最后邊正房,共有五道門,門門相照,稱“五門相照”,如果有九道門,就叫“九門相照”。只有大戶人家,才有這份實力。

          在迷宮般的大院中,尋找張家第一代的居處。

          據稱,張家第一代是三兄弟,名叫張日新、張月新、張作新,他們于明崇禎十三年(公元1640年)來到肥泉后,覺得這兒風水特別好,就和父母分家,從石林鎮三家村搬遷到這兒。

          費孝通先生在《鄉土中國》中講:“很多離開老家漂流到別地方去的,并不能像種子落入土中一般,長成新村落。”

          張家三兄弟能“生長出新村落”,除了開荒種地,還因為在山西做皮貨、食鹽生意掙到“第一桶金”。發家后,他們先著手建了張家大院最老的老宅——三號院。

          它是個小小的四合院,正房是起脊平房,東側是兩層樓廂房,一樓明末修建,二樓清初加建。這座廂樓的一樓,就是三兄弟建的第一座房。這座房墻體砌筑“里生外熟”,里面是土坯,外面為青磚,中連跋石,堅固一體。一樓墻體足有一米厚,室內冬暖夏涼。

          進一樓,抬頭看屋頂,是拱形的,有點像山西窯洞。“老祖先在山西做皮貨生意學來的。”張家后人解釋道。

          “九門相照”院落組合,在張家大院最具代表性。它由四進院落組成。第一進院,由堂屋、臨街倒座和西陪樓組成,是仆傭房。臨街倒座的東梢間,是全院大門和過道。過道頂部木椽上,用毛筆寫有“大清光緒廿二年三月十八日張士成曾孫天財修”。

          它的西陪樓建于明末,西陪樓南梢間旁,有一處建有垛口和槍眼的二層防御工事,墻壁上,還有六個隱蔽槍眼,可俯視大院的一大片區域,并和村西的崗樓遙相呼應。

          第二進院,就是三號院。

          第三進院,由堂屋和東西廂房組成,建于清末。它是毀家紓難的張士成之子張法顏的居所。“張士成把家業帶到鼎盛,他生了四個兒子,二兒子法顏主要管家族的兩千多畝田地。”張桃生說。

          細看這進院,有影壁墻,堂屋是硬山式灰瓦頂,面闊五間,兩頭檐下墀頭(俗稱馬頭),雕有精美的圖案和字樣。

          第四進院,由北樓、東樓、西樓組成。為張法孟所居,建筑精致又古樸淡雅。

          “法孟是張士成選定的繼承人、總當家,曾掌管張氏家族大權,主管家族內外各類事務。”張幸福說。

          “族長”所居,院落既精美講究,又戒備森嚴。與其說它是座宅院,不如說它是個城堡。它院套院,院通院,一門連一門,院落主人可“進一門走遍全院”,不速之客卻會走入死胡同。

          院落內墻垛子上,中間架機槍,兩側架步槍,這是明崗。進院角門院墻上,有槍眼,這是暗哨。廂樓有彈藥庫、有槍眼和防御工事,臨街有炮樓,角落有更屋,地下有地道密室。

          環繞大院,還要修寨門、筑寨墻,寨墻箭垛處,還布下土槍土炮。家族中還養了家丁隊。

          張士成的四兒子張法閔抗戰時曾參加著名的臺兒莊戰役。為家族平安,他出力不少。

          鶴壁之行,還走訪了另一處大院——李家大院,它位于鶴壁山城區大胡村內,湯河三面環繞。它是明朝工部尚書李燧所建,始建于明嘉靖年間。

          與張家大院相比,它面積更大,有房屋1500余間。規格更高建筑更精美,它是退休高官的官宅,張家大院,不過是鄉村大戶的民宅。

          倆大院“安保嚴密”。

          李家大院,每套大院都有座高聳哨衛樓,最高的一座哨衛樓,是李燧親自設計,高20米,共5層,地下一層,還隱藏著深深的陷阱。

          李家大院內,有座著名的“女兒樓”,是李燧的孫女李汝用私房錢所建。墻體有一米厚,樓門上釘著鐵皮,還有六個圓形孔洞。李家后人解釋,敵人一旦靠近大門,通過上面的洞直刺敵人腰部,通過下面的洞直刺敵人小腿。

          兩家大院,為何“明崗暗哨”呢?

          因為這里明清時匪患嚴重。明朝本身,就是亡于流寇和匪患。到了民國,豫北匪患更甚。

          相關資料記載:“民國時期的土匪,主要集中于東北、河南、湘西以及廣西的十萬大山中,而其中尤以河南土匪為甚。1937年,全省各類土匪有40萬。”

          周全的防衛,保障了張家大院和李家大院,數百年未遭大的匪患禍害,保留相對完整,成為留給今人不可多得的文化遺產。

          ◎人過留名鄉賢風

          張士成是張氏家族的扛鼎人物,是最富有傳奇色彩的“大善人”。

          他掌家時,“張家擁有良田兩千多畝,長工300余人,短工近千人。傳說討飯的從張家吃飽后,一直到上茅房都走不出張家的田地。”張桃生說。

          張士成生活儉樸,平時與長工同飲食共勞作。他又很慷慨,家中騾馬喂飽后拴在街里,親戚鄰居,誰想用說一聲就能牽走。

          “他有很多地,去看秋作物時,有人去偷,他喊,不要跑,莊稼不熟,可惜了。成熟了你再來。”張幸福說。

          《張氏家譜》記載,“1942年天大旱,1943年青黃不接的時節,貧苦農民無以充饑,士成借糧舍飯達半年之久,救活了大批災民,被譽為大善人。”

          張士成賑災的時代背景,作家劉震云在名作《溫故1942》中有詳細描述。河南因旱災、蝗災,糧食絕收,哀鴻遍野,數千萬民眾離鄉背井去陜西、山西逃荒,饑荒導致大約300萬人死亡。

          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張士成賑災舍飯,活人上萬,堪稱義舉和壯舉。

          冬陽正暖,張家大院門口,多位張家后人圍坐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講述張士成舍飯的種種細節。

          據說,舍飯的地方,就在張家大院的大門外,一溜支了四口鍋,一口鍋,供二三百人,四口鍋,供千把人。災民除自己吃,還給家人帶,用柳條小芭斗打飯帶走。

          舍的啥飯?小米玉米面,連米帶糠一起煮,一天兩頓。災民為等舍飯,都在后邊山上挖了洞居住。

          張士成從春天開始,舍了半年多,家中存糧吃光,他又向湯陰縣大戶借糧500余車,又吃完了。家敗了。

          張士成孫子張仰謙老人曾告訴媒體:“我爺爺救濟災民不下萬人。幾年前我去駐馬店,還遇到過曾被我爺爺救濟的老人。”

          張士成對兒子們說:“將來你們會知道,人這一輩子,留一個好名聲比什么都重要。”

          數千年來,人的故事,家族的故事,建筑的故事,土地的故事,構成村莊的故事。沒了村莊,沒有那些像柿子樹和冬凌草一樣自然生長的村莊,我們的鄉愁無所附麗。

          費孝通先生講:血緣是穩定的力量,在穩定的社會中,地緣不過是血緣的投影。“生于斯,死于斯”,把人和地的因緣固定了。生,也就是血,決定了他的地。世代間人口的繁殖,像一個根上長出的樹苗,在地域上靠近在一伙。

          肥泉村作為一個獨姓村,自明清到民國,其繁衍生息,其倫理道德文化,幾乎是這段話最恰切的例證。

          當下,有一組公益廣告詞流傳甚廣:“善作魂,勤為本,儉養德,誠立身。”張家大院及以張士成為代表的張家人,其發家歷史、治家之道、處事行為方式,仍有一部分,與當今倡導的價值觀趨同。

          這種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這種恒定的價值觀,才是古村落之魂,才是崛起一方的大家族之魂吧!(冬夏 繪圖/王偉賓 攝影/劉波)

          原標題:“肥泉”有故事故園留鄉愁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熱點直擊

          今日TOP10

          猜你喜歡

          旅游熱點新聞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