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圖文切換>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70后京味兒作家石一楓:作家要懂人情世故但不能世故

          2018-10-25 09:30 | 北京日報

          核心提示:從表面看,石一楓不是那么“正經”的作家,但他積攢的經驗聽起來卻是正經的,“要懂人情世故,但又不能世故,這種人是比較適合寫作的。”

          “自己覺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寫。”在寫作上從不跟自己較勁兒的作家石一楓,卻寫了一群光跟自己較勁兒的小人物,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前天,在第三屆北京十月文學月石一楓“城市新人物”創作研討會上,作家筆下的一群小人物引來評論家的熱烈評說。

          石一楓生于1979年,從小學習好,順順當當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這些年他斬獲各類文學獎,最近憑借《世間已無陳金芳》獲得第七屆魯迅文學獎。當面對自己的作品時,石一楓卻說他打小沒想過當作家,在大學里挺懶,沒怎么寫過東西。直到走出校園發表了一些作品后,他才自然而然成了作家。

          這些年來,石一楓創作力旺盛,推出《世間已無陳金芳》《地球之眼》《特別能戰斗》《心靈外史》《借命而生》等作品,對小人物的書寫尤其令人關注。文學評論家白燁認為,“這些小人物有獨特個性,在各種沖突中保持理想和追求,他們都有一根筋的特征。”對此,石一楓給出了自己的回答,“我覺得作家一定要是普通人、凡人,往往只有一個普通人才能寫好東西。”

          文學評論家張莉關注到石一楓對現實主義創作傳統的全新繼承,她認為,石一楓作品體現出對社會問題的敏銳感知,他寫下了這個時代的人們的精神境遇、精神危機。她熱情洋溢地說,“祝愿石一楓成為這個時代的巴爾扎克。”對此,石一楓說,他們這一代作家,十五六歲時首先讀的是現代派、先鋒派的作品,是卡夫卡、福克納和馬爾克斯,直到二三十歲要認真閱讀一些專業書的時候,才讀到了雨果、巴爾扎克和狄更斯等。“所以我會覺得卡夫卡、福克納和馬爾克斯的作品是舊的、基礎性的、不太新鮮的,但我讀到雨果、巴爾扎克和狄更斯時會覺得非常震撼,會覺得這些寫人生感情、社會觀察的傳統作品才是非常完美的作品。”他說,他在寫作中偏向于相對現實主義和傳統的寫作方式,恰恰和他的閱讀經歷有關。

          石一楓現在幾乎成了明星式的作家,但他說,“我不太在意外界的評價,愛怎么說就怎么說,我該怎么寫就怎么寫。”從表面看,石一楓不是那么“正經”的作家,但他積攢的經驗聽起來卻是正經的,“要懂人情世故,但又不能世故,這種人是比較適合寫作的。”(記者 路艷霞)

          責任編輯:李帥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安徽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

                      <dl id="xpfs3"><ins id="xpfs3"><small id="xpfs3"></small></ins></dl><dl id="xpfs3"><ins id="xpfs3"></ins></dl>

                      <em id="xpfs3"><ol id="xpfs3"></ol></em>
                      <div id="xpfs3"></div>